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章,命师

第四章,命师

  大厅里,黑狗开始不停地吠叫,声音很响。“旺旺……”的叫声让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三哥,这是?”
  
  二叔握着手边的一把菜刀,双眼瞪的老大,说话的声音却有一点虚。
  
  “别慌,应该是鬼影子来索命了,快。把灯都打开,把房间照的亮堂堂的,一看见有影子动,立刻就按照我白天教你的方法招呼!”
  
  李三儿急促地说道,比起二叔来,他就镇定多了。
  
  “林儿,别睡了,别睡了!快起来!”
  
  我听见二叔一边敲打木头隔板一边喊我的名字。我连忙从阁楼上跳了下来,套上衣服后,看见房间内已经明晃晃的了,大厅里的黑狗叫的越来越凶,我们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能够感觉空气里的温度渐渐往下降,四周的灯泡闪烁的越来越厉害。
  
  “二叔。我怕!”
  
  我躲在二叔身后,吓的不轻,一个劲地嘟囔,却瞧见二叔的手上贴着一个手电筒,还不是普通的手电筒,而是那种探照灯式的手电筒,而二叔身边的李三儿手上握着的是之前我见过的那个葫芦。
  
  俩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二叔紧张得手都在发抖。
  
  “嘭!”
  
  忽然传来一声脆响,透过窗户能够看见大厅里的灯光猛然间暗了,应该是灯泡碎了的声音。
  
  接着,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直在疯狂叫唤的黑狗突然发出一声呜咽,接着便是一声悲鸣就再也没了动静,叫声更是哑然而止。
  
  我从小鼻子就灵,此时依稀间能够闻到一些血腥味儿,立刻拉了拉二叔的胳膊喊道:“二叔。有血的味道,冲鼻子!”
  
  二叔一听,一拍大腿喊道:“怕是黑狗被祸害了,这鬼影子真厉害啊,那么大条黑狗都被它给宰了,三哥。咋办啊。”
  
  李三儿面目凝重地说道:“别怕,按照我交代的办!”
  
  就在此时,我们房间里桌子上的台灯也突然爆开,碎了一地,房间里顿时暗了一片,我吓的大喊一声,二叔更是往后退了一步,虽然喝了酒可是此时他的酒意早就被吓没了,额头上有冷汗往下流,两条大腿抖的和跳舞似的。
  
  “嘭!”
  
  又是一声脆响,这一次碎掉的是我们二楼的灯泡,本来房间里就只有三盏灯,此时只剩下我们头顶上的一个灯泡还亮着,李三儿低声喝道:“它就在我们附近,见我们人多所以不敢攻过来,我数一二三,你俩往外跑,国庆,你记得把灯打开!”
  
  二叔孱弱地应了一声,只听见李三儿喊道:“一,二,三,跑啊!”
  
  随着他嘴里的这个“三”响起,同时还有我们头顶上的灯泡碎裂,房间内顿时一片黑暗,我听见耳朵边上传来了一阵呼啸的声音,在光芒彻底消失的一刻,眼前依稀看见了一张狰狞的面孔向我冲了过来,张开了巨大的嘴巴,似乎想要咬我一般。
  
  二叔拽住我的胳膊,把我往胳肢窝下面一夹,随后“啪”的一声打开了手上的探照灯,这种探照灯是专门用来照山的,此时亮起后一下子将房间内照了个通亮,果然,在灯光下我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惨叫了一声,躲到了暗处。
  
  而且这一回不止我看见了黑影,连二叔和李三儿也看的真真的,二叔大喊一声:“真他妈的是个怪物,跑啊!”
  
  二叔夹着我往外冲,三个人走到了大厅内,灯光一打,我立刻看见地上有红色的液体在流动,粘稠的和墨汁似的,狗链子落在血泊中,光芒中能够看见一头双眼被刺瞎,舌头耷拉在嘴巴外面,脖子被撕开一大道口子的黑狗。
  
  “妈呀,死的太惨了吧!”
  
  我喊了一声,二叔则拉着我走到了茶室外头,一边往后退一边用探照灯照着大厅内,这就是他和李三儿的计划,先是将这鬼影子给引进来,然后想办法逃出茶室用探照灯逼迫鬼影子留在茶室内,来个请君入瓮,以保我们安全。
  
  二叔的茶室在小白楼附近特别偏僻的位置,而且此时已经到了深夜,小白楼附近本来人就不多了,加上地理位置的原因此时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远处小巷子的墙壁上孤零零地挂着一盏路灯,那光芒微弱的只能照亮一米范围内的地面。
  
  “三哥,这也太凶险了吧,我刚刚可是看见了,那鬼影子咋长的和人似的,吓死我了。”
  
  二叔一边喘着大气一边拍自己的心口,饶是他这样的成年人也着实被吓的不清。
  
  “我上一回见到的鬼影子没这一回这么凶,我们守一夜,它不敢出来,等到天亮了,它肯定不敢露头等我朋友来了之后定能灭了它!”
  
  李三儿依然镇定,他身上这份气度让我小小的心里还是非常佩服的,至少比我二叔要强的多。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好不容易我们三人都可以喘口气了,二叔手上的探照灯忽然暗了,光源突然间就灭了!
  
  四周一下子变的漆黑一片,李三儿大吼:“咋回事?灯咋灭了?”
  
  二叔鼓捣了一阵子后紧张加上恐惧地喊道:“好像,好像是电池没电了!”
  
  李三儿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喝道:“你个倒霉犊子,我白天让你检查检查电池,你丫的个忘了,快逃命吧,不然我们都要死!”
  
  就在此刻,我耳边又传来了呼啸的风声,似乎有一个阴仄仄的声音在对我说话,低沉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徘徊,让我整个人僵直地站立着,一动都动不了,脚上的肿胀本来就没好全,此刻又能感觉到被鬼影子给抓住了脚踝,一把将我拉倒在地。
  
  “林儿,该死的,我和你拼了!”
  
  别看二叔平日里唯唯诺诺,可是从小他就特别疼我,比起我的父母来他反而对我更好,此时见我被拉倒在地,非但不逃走,反而猛地冲了过来,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拉入了怀里。
  
  李三儿一跺脚,这时候也没逃走,猛地把葫芦往地上一放,盘腿坐下后取出手上的一串佛珠套在了葫芦口闭上眼睛喊道:“我这串珠子当年在九华山找老和尚开过光,多少有一点法力,今天,就看你们俩造化了,请鬼回葫芦,请鬼回葫芦!”
  
  他连喊两遍,我竟然看见佛珠上冒出了一丝丝的金光,很淡并不耀眼。但是这金光一冒出来,我脚上的压力一下子就减弱了不少,鬼影子似乎害怕金光松开了抓住我脚踝的手,二叔趁机将我一把拉了过去,拽到了李三儿身边。
  
  “没事吧?林儿啊,你别吓二叔。”
  
  二叔拍着我的脸,我傻愣愣地点了点头,然而,我们还没安生一刻,这葫芦上的佛珠忽然间开裂,珠子一颗接着一颗露出了裂缝,我眼中的金光也在此时消失,李三儿一皱眉头喝道:“它果然比我十年前见到的鬼影子要厉害,居然不肯回葫芦里,我这珠子镇不住它,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都怪你小子没换电池啊,诶……”
  
  随着李三儿转为哀叹的声音,那鬼影子似乎也知道我们法子都用光了,竟从阴暗的墙脚处像涨潮一样蔓延过来,一寸寸接近刚才被迫放开的我。
  
  二叔低着头,连连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子,叹了口气,可就在此时,我却听见小巷子口传来了汽车急刹车的声音,随后,远远地能够看见一个男子从车子上走了下来,接着墙壁上微弱的路灯,依稀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穿着青色长袍,个子挺高的男人,他走来的时候样子看着很从容,可是速度却很快,没一会儿就站到了我们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