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十一章,随心所欲

第十一章,随心所欲

  里甏计算的很好,其实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平的,因为他所要对付的是一群和山南人族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人类。但是,却又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许佛。

  虽然还不知道许佛的名字,可是里甏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有太多警觉,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即便拥有很高的血脉浓度,即便身手矫健,可是这不代表他拥有和里甏叫板的资格。

  他觉得自己能够吃定眼前的这个孩子,然而,事实却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

  所有看过的招数只要一遍就能记住,即便再复杂的法阵扫一眼就能洞穿,之前对许佛的天赋并没有了解,可此时此刻里甏心头却飘过了一丝恐惧。

  似是深深明白了一件事,眼前这个少年,不对劲!

  那把铜剑乃是古神一族所赠的宝贝,剑本身就是一样法器,想要激发这剑里的真正本事,光靠手臂挥动是没用的,得知道这使剑的口诀,口诀不对,纵然你有神力也用不了。口诀念对了,剑身会激发剑光,这剑光能延展出去很长一段,攻对手一个不备,很是了得。

  正因为这个特性,所以里甏从不担心这铜剑落在别人手中会对自己不利,只要自己不告诉对方口诀,这铜剑就只是一件冷兵器而已。

  然而,刚刚他却是被自己的兵器给伤了,从剑身上透出来的剑光洞穿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身上开出了一个血洞,伤口倒是其次,许佛居然可以使出这铜剑真正的本事却更让其吃惊。

  “是碰巧的吗?”

  里甏心中暗道,也许是碰巧的吧,或许是眼前这少年不自觉地说出了口诀,自己表现的太过激动了,倒是可能让对方看出破绽来,他摇了摇头,将心神镇定下来,露出一丝冷笑,说道:“这伤口要不了我的命,你还有什么本事?”

  却没想到,这故意的挑衅很快就成为了他噩梦的开始!

  许佛单手握剑,另一只手手指点在剑身表面,手指轻轻一弹,剑身微微抖动,嘴里似是念念有词,很快剑身上就有剑光透出,煞是刺眼。这剑光落在里甏眼中,映照出他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的过程,缓慢地放大他瞳孔内的惊讶,甚至还有隐藏在眼睛更深处的畏惧。

  “你以为刚刚是碰巧的吗?”

  许佛将铜剑轻轻举起,剑身平举,剑尖对准了前方的里甏。

  里甏全身的肌肉都紧缩了起来,声音似是有一些不对劲,嘴唇微微地抿了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想要向后退。

  堂堂山南人族的虎将里甏,居然想逃!

  许佛脚步向前猛地跃出,身子好似飘起的树叶,轻柔缓慢地落下,站在了里甏的面前,手中铜剑一点点举起,整个动作看起来慢到了极致,但是里甏不知为何,竟然感觉自己动不了,双脚就像是被钉子给扎中了,半天都抬不起来。

  铜剑从空中刺下,这一刻里甏仿佛看见四周的空间都在此时慢慢地荡开,竟然有一种空间要碎裂的感觉。

  好似眼前这个少年不再是那副瘦瘦弱弱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巨人,比他过去见过所有的古神都要强大的巨人。

  原本完全压倒性地战斗,却在此时逆转,他紧张地浑身发抖,想要调动起身体的所有肌肉,一股股白气从身体上释放出来,缭绕着升上天空。

  许佛的身子从空中落了下来,四周一片寂静,铜剑已经刺下,剑身上的剑光脱离剑身刺出,越来越接近里甏。

  “啊!”

  最后关头,里甏狂吼一声,身子向后连续跳了数步,这几步救下了他的命!剑光刺穿了他的肩膀,在他的肩头上开出了一道深深的缺口,鲜血在此刻喷溅出来,但是如果不退这几步,那么这剑光或许就会切开他的脖子。

  “你叫什么名字?”

  狂风吹过树林,里甏心有退意,心中了然了一件事情,眼前这个少年很强,甚至强过自己,没有大军支持自己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许佛。”

  猛地一挥剑,他开口回答。

  里甏牢牢记在脑中,接着扬起手,狠狠一拳打在了地面上,四周土地碎裂,尘埃飘荡起来,随后他身子向后急退,同时后方的山南人族小分队冲了上来,站在里甏的身边,里甏伸手驱散了四周飘荡的灰尘,眼前却已经没有了许佛的身影。

  “虎将尊上。”

  旁边的山南人族战士急忙走上来行礼。

  “这一次让他跑了是无奈之举,此人将来定然会变成我族的心腹大患,先要查清楚,为什么会有血脉浓度这么高的天才远古人类流落在这里?难道和最初的人族先祖有关系?”

  他皱了皱眉头,铜剑丢失,自己差点死在此地,诡异的天才,仿佛这一次的进攻变成了拉开某个序幕的举动,巨大的帷幔才刚刚开启。

  密林中,下着大雨,雨水不断地冲刷着叶片,山洞内,许佛抱着铜剑坐在洞口,山洞里没有点火,感觉有一些冷。他的头发被略微打湿,身上的皮衣看起来也有些湿漉漉的。鹭晴幽幽地醒来,之前被土行之力保护后因为受到了灵气的波及而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她先是一愣,随后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山洞中,再回头看见坐在山洞口的许佛,急忙冲了过去,一把抓住许佛的手臂喊道:“你为什么不替我父亲报仇?”

  许佛没有回答,依然看着山洞外面。

  鹭晴好似有些恼怒,接着喊道:“我在问你话呢,你答应过我父亲会帮我们打赢这一次的大战,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却只会逃走?你明明有能力可以帮他报仇的,为什么要逃?”

  “你父亲已经死了。”

  许佛回头瞄了一眼鹭晴,这一眼很冷,看的鹭晴整颗心都微微一沉,仿佛坐在眼前的许佛很陌生。而这个在昏迷之前就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又给了她心灵更沉重的一击,她咬了咬牙喊道:“就算是死了,我的族人还在,我要回去救他们。我们不能被奴役!”

  说完,她伸手去拽许佛手中的铜剑,却因为许佛没有松手而抢不过来,无奈之下向后退,却听见许佛说道:“我们两个人是没办法替你父亲报仇的,那个山南人族带头的家伙和我交过手,我虽然能打赢他,但是消耗很大,和他一战之后就无法对付其他人。还有,当时你父亲答应我,如果我帮他打赢这场战争的条件因为他死了,所以没办法完成,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要帮他报仇?从根子上来说,我和他没那么熟。”

  这番话听起来很无情,鹭晴更加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许佛,这个男人有太多面是她所不知道的,这些未知的面组合起来仿佛变成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有着少年外表的怪物。那个貌不惊人的外貌下,好像包裹着的是一颗已经彻底冰冷的心。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吗?”

  她好像很失望,话里充满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悲凉。

  许佛瞄着她不开口,鹭晴冷笑一声,忽然转身冲出了山洞外。

  “如果你不愿意帮忙,那你就在这山洞里一辈子好了,我去为我父亲报仇!”

  没有谋略,没有能力,只凭自己的一厢情愿,鹭晴做出了最坏的举动,身影消失在了大雨中,许佛看着外面的密林,摇了摇头,却听见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兽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