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四十七章,唯一的兄弟

第三百四十七章,唯一的兄弟

  那一天,我和师妹站在人群中,身边都是灵异人士,大街上很热闹,有很多人来围观。我问他们。是什么达官贵人出访?

  然后,听见身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有人摇摇头说道:“看来你是刚出江湖没多久吧?连断情人大人的队伍也不知道。”

  我和师妹都很疑惑,在山上学艺那么多年,从未下过山,更不知道什么断情人。

  中央的主干道被空了出来,远处有号角吹响的声音,十六个人抬着的巨大白色轿子从远处缓缓走来,那轿子可真大,好似一栋房子般。

  “这么大的轿子啊,这里面的人一定很厉害吧?”

  我又问。

  “那可不,厉害的紧。断情人,如今正邪两道最强的高手。没人能在他手下过上百招,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总是戴着面具,说话也很冷,而且甚至有人说所有挑战他的人都死了,有些围观的人说没人可以走近他身体内三米的范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实力也不是吹的,如今天下第一,肯定是他了……”

  身边的人唠叨个没问,而我就只记得两件事。一个是他的名字,他叫断情人,另一个则是他的本事,天下第一。

  白色的轿子微微摇晃着从面前经过,我很好奇那个坐在轿子里的人到底是谁,便使了个小手段,让灵力化作一阵大风吹过。掀起了轿子上的窗帘,那一刻,我看见一张戴着面具的侧脸。他缓慢地转头,隔着木条和薄纱,有黑白脸色的长发,穿着奢华但是奇异的道袍,但是永远忘不了的却是那双眼睛。

  或许在外人看来,那是一双绝对冷酷无情的眼睛,可是在我看来,那双眼睛里却透着浓浓的悲伤……

  即便在很多年后,即便在经历了投胎转世,经历了逆天失败,经历了第二世的天道降临,经历了那么多,成为了准圣。跨过了道佛之路后,罗焱太师祖也还是会经常对我们说他当年和断情人的相遇,津津乐道,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世界的人喜欢将所有的感情都掺杂在爱情中,人们看着电视上出现要好的朋友,就非要说上一句,这就是基友。互相扶持,就一定会说成是另类的爱情。

  或许是因为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心也老了,总会不自觉地反感这些。

  小时候站在上海阁楼内,偷偷借漫画书看,看见圣斗士里,童虎扶着史昂一步一晃地向前走,笑着约定谁都不要死。

  我知道,这就是兄弟之情。

  却从未想过,如今的人们看着电脑,看着彼此关心的人都会大喊一句,这俩人肯定相爱。每每看到这些话,我总会对身边的猫仔说上一句,相爱个屁,脑子有病。

  长大之后,特别是在恢复记忆之后,罗焱太师祖和断情人的影子就这样慢慢地代入了印象中漫画书里的人物。

  如果罗焱太师祖是童虎的话,那么断情人就是史昂。

  如果罗焱太师祖是樱木花道的话,那断情人一定是那个酷酷的流川枫。

  太像了,像的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最终,史昂死了;最后,流川枫消失了;现在,断情人也陨落了。

  两个人中,总有一个人为了成全对方而去战斗,而如今,成全罗焱太师祖的是断情人。

  那天在至邪之地最后的情景,我并不知道,但是,罗焱太师祖一定无法忘记,人们总会记住所有事情的开头和结束,但是过程,却总是一不小心就忘记了。

  “那天,我看见巨大的光在面前闪耀,感觉到身体撕裂般的痛苦,全身每根经脉,每一寸肌肉,每一块骨头都在不断地作响,我知道自己要死了。虽然过去也曾经消亡过,可是却不如这一次来的彻底。邪气即将吞噬我,而我再也无能为力。猛地甩掉了手中的轩辕神剑,这位老朋友不该和我一起陨落,它还要帮助万林。看着金色的剑光在空中消失,我也知道死神再往前跨一步,我就将陨落。然而,这一刻却迟迟没有到来。因为,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脑海中回忆着那天的情景,手指触碰在破碎的面具上,罗焱太师祖低着头,肮脏的泥土浸润着他的脸,还有漫天被吹散的可怕风雪。

  “最后的道力,打入我的身体中,你将自己所有的骄傲放下。飘荡在我的面前,黑白亮色的长发在狂风中飘扬起来。我所有呼喊的声音都被狂风吞噬,你距离我越来越远。我什么都听不见,而你在说话。手上的面具已经碎裂,你将扳指和面具塞给我,接着重重地捶了我的胸口,我还是听不见你的声音。然后,所有的光绽放,我看不见你,冲击波轰炸般地落在我的肩头,我陷入了无边的漆黑内,什么都看不见……”

  回忆好似走马灯一般闪过,当醒来之后,太师祖站在河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碎,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躲避在河底的山洞内,用仅存的灵力变化了一张面容,全身上下仅仅剩下了那一个扳指,甚至连最后破碎的面具也不见了踪影。

  “好想知道最后你对我说的话,至少想对你说一声谢谢,再一声再见。”

  罗焱太师祖,低声自语,强颜欢笑的脸不再有笑容,悲壮的嘶鸣里带着歇斯底里的痛苦。

  “嗡……”

  耳边突然传来奇怪的回响,罗焱太师祖一怔,接着有微弱的声音传来,好像是有人说话的声音,又好像是很大的风声。

  他慢慢抬起头,断情人的面具,接近神器的法宝,封印了断情人的灵力,却在最后成为了一封信,一封储存了断情人最后话语的信,成为了跨越时间的最后的留言。

  “那日,我坐在白顶轿子内,打开结界,便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在我看来,外面站着的人都如同蝼蚁一般平凡,他们不值得我睁开眼睛去看,也不值得我花费心思去对待。我生来便是强者,那年的我是天下第一。后来,忽然有风吹过,我知道那是异常的,因为轿子四周有结界保护,除非是高手,否则风雨都落不进来。但是窗帘撩开的一刻,我看见了你站在轿子外面。用一副玩味的表情望着我,面容里又像是有几分高高在上的感觉。而我知道,你其实是和我一样的人。我们有一样的骄傲,有一样高强的本领,有一样不容侵犯的底线。那一刻,我记住了你的脸。”

  细碎的声音,不时地被风声破坏,有时候听不清楚,但有时候又很清晰。

  “我曾经想过,如果可以的话,去做一个凡人,盖上两间房。我和飞鸟住一间,你和诺诺住一间,我们可以和平凡人一样生活。一起看日出,将来若是有了孩子,是男孩就结为兄弟,是女孩就结为金銮,如果是一男一女,若是可以,就让他们成亲。哈哈,终于在死之前说出了这些话,我好像变啰嗦了。”

  声音又断了,接着是呼啸的风声。

  “我一生没有朋友,不是没有人愿意成为我的朋友,而是我不愿意和他们交朋友,他们不够格。够格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你。所以,为了你这唯一的朋友,我这具不算人只是道痕的身躯,还是牺牲了吧……”

  声音第三度消失,罗焱太师祖紧紧地攥着拳头。

  最后的话语在此刻传入了他的耳朵内。

  “那么,后会无期了,我唯一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