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四十章,认错了人

第三百四十章,认错了人

  “一瓶伏特加,一叠牛肉。”

  我坐在小酒馆的老位子,阿卡莎的儿子走了上来,看了看我似乎还能认出我来。接着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没多久。我就看见吧台后面的阿卡莎一直在盯着我,显然是对我有所防备。身边的人交头接耳,片刻后阿卡莎端着我点的东西走了过来。

  “你点的东西。”

  她放下东西正要离开,我却说道:“不急,你等一等。”

  “有事儿?”

  她显得心情不太好,说话的口气也有点冲。

  “上次我来是为了找人,这一次我来还是为了找人,你们小酒馆有一个脸上蒙着绷带的男人,能带我见见他吗?”

  我开口问道。

  阿卡莎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显然是不愿意,随后说道:“没有这个人。”

  “哈哈,吹牛。”旁边几个醉鬼却在此时起哄喊道,“那是阿卡莎的小姘头。就在这酒馆里帮忙,昨天我还看见他从后厨出来过,阿卡莎,你可不要骗人,你家老鬼还在卫生院里治病呢!”

  “放你们个狗屁!”

  阿卡莎回头骂道,显然是被别人揭穿了,她坐下来倒了杯酒后问道:“你要见他?干什么?那只是我在别的村子里结识的朋友,是逃难来的。”

  “哦,他可能也是我认识的人。”

  我低声说道。

  阿卡莎眉头皱起。盯着我好半天,随后说道:“这样吧,你跟我来,身上不能带武器。”

  我点点头,跟在她的后面,一路进了后厨,后厨里一共有两个人。一个大胡子的厨师,身材看起来还是比较强壮的,另一个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在抽烟,手边放了一杯酒。

  “伊万,我说了多少遍不要在后厨抽烟,你是不想干了吗?被子和碗都洗干净了吗?我的天啊,你再这样下去,我会让你滚出我的酒馆。”

  阿卡莎大吼起来,抽烟的男子急忙掐灭了烟头,转身开始清洗工作。而我则跟在阿卡莎身后走到了后厨的更后方,随后她让伊万搜查了我的身体,确定没有武器后说道:“我朋友就在里面,你只有三分钟时间,不能超过,要是敢乱来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我笑着点点头。走过了面前的门口,大雪之下,灯光照射下,一个男子正在搬运货物,将酒瓶小心地扛到架子上,我走了过去,没有开口。

  他的背影有些熟悉,但是并没有太师祖的感觉,身材应该和太师祖差不多,不过没有太师祖那股凌厉的霸道。

  他似乎感觉到了背后有人,慢慢地转过身子,看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依然能够透过绷带看见隐藏在绷带下的眼睛。当看到我的一瞬间,眼睛是平静的,而这份平静显得很陌生……

  我故意释放出了自己的灵力,虽然我的脸经过幻化,但是如果面前是太师祖,亦或者是断情人,那一定会因为感觉到我的灵力而兴奋,但是,显然他没有,就仿佛我释放出的灵力是虚无的,眼前之人,我可以肯定只是一个凡人。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我笑着说道。

  “哦。”

  他点点头,伸手抓住了地上的酒架,正要往架子上堆。我却问道:“你身上有一个扳指吧?”

  面前的人一愣,随后说道:“嗯。”

  “那个扳指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我又问道。

  他从口袋里摸出了断情人的扳指,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但是我依然可以感觉到扳指上的灵力流动,也能感觉到扳指上有明显圣人的痕迹。

  他没有说话,我进一步追问道:“你是在哪里捡到它的?因为它并不属于你,它是属于我认识的人的,我正在寻找他,告诉我这个扳指是从哪里来的?”

  他往后退了几步,我一挥手,时空在此刻停滞,随后我踏步向前,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去抓他手上的扳指,扳指落在手中的一刻,我也同时抓住了他的手臂,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我已经封锁了四周的时空,但是他体内的能量还在溢出,能量不断地扩张,向着四周幅散,但是这种能量并非来自于灵觉,而是来自于身体。

  高手的身体也如同记忆芯片一般,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炼金的锅子里倒入金水,长时间之后锅子也会变成金的。大量灵力在我们身体内流动,我们的身体也会跟着储存一小部分这种能量。即便在灵觉断绝的情况下,强者也能依靠身体内的能量施法。甚至到了圣道之外的境界,灵觉已经变的可有可无,能量储存在身体的每个角落。

  眼前之人的身体内是有能量的,但是这种能量很微弱,显然他过去使用过,而且是过度透支地使用过。但是,能量的微弱程度几乎达到了极限,也就是我这种级别的人可以感觉到,普通修士,就算是高手来了也看不出端倪。

  我开始疑惑起来,明明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身体内会有微弱的能量流动?我望着这种缠满了绷带的脸,忽然有一种要将他脸上绷带给撕扯下来的冲动。

  手慢慢地举起,轻轻地按在了他的脸上,随后一点点地将绷带给撕了下来,面容缓缓地出现在我的面前,绷带一圈圈脱落,最终,我看清了眼前之人的面容。

  不认识!完全陌生的脸!

  “是个陌生人?果然还是我想多了……”

  我收回了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轻声说道。

  时空恢复,阿卡莎看着时间,基本上到了这个三分钟左右,她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门,可是却看到外面没有我的身影,男子站在原地,正在缠绕自己脸上的绷带。

  “人呢?”

  她奇怪地问道。

  “走了。”

  男子轻声回答,并不惊讶,这份平静出乎人们的想象,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过头继续搬酒架上的酒。

  “他没有伤害你吧?你没事?”

  阿卡莎关切地问了一声。

  “我没事,你去忙吧,他估计不会再回来了。”打发了阿卡莎后,他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低声说道:“这张脸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啊……”

  轮回河边,竹林之外,天道阳面满脸笑意地从空中落下,竹林中传来少女的声音,低声道:“我看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游戏玩的开心,心情自然也好。”

  他双手抱着头,笑嘻嘻地说道。

  “哦。”

  竹林中的天道阴面低声回答,随意地耸了耸肩,开口道。

  “你不问问我下一步准备干什么吗?”

  他期待着少女的提问。等来的却是少女的沉默,随后撅了撅嘴巴说道:“好吧,那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当初阴冥下手不够干脆,留下了活口,而这个活口还挺好玩的。所以,在这段空闲的时光里,我准备好好玩一玩这个活口。”

  “怎么玩?”

  少女问道。

  “天道使者基本上都死的差不多了,不过也并非全部,有一些还活着。他们沉睡在一个个世界的内部核心中,我想差不多该是时候让他们醒过来,动动手了。”

  天道阳面笑着说道。

  “你要动用剩下的天道使者?你可知道,让他们从沉睡中醒来的代价,是破坏所寄宿的星球。”

  少女惊讶地喊道。

  “哈哈,这个宇宙都将不复存在了,还在乎一两个世界吗?现在,这个宇宙已经变成了一个快乐的棋盘,我要尽情玩个痛快。那个活口,你猜猜是罗焱还是断情人呢?”

  天道阳面回头问。

  少女却不再说话,彻底沉默了下来,接着天道阳面回头喊道:“我的棋子们,你们该醒来了……”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四更送上,明日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