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三十七章,隐瞒

第三百三十七章,隐瞒

  沿着小村子往北一路寻找,并没有发现任何踪迹,罗焱太师祖和断情人的下落彻底断了,我心里总隐隐约约间有一种感觉,他们或许距离我很近。只是一时间还没有发现。

  而我留给天方一水阁之人的字条却在不经意间于整个江湖中掀起了浩瀚波澜。

  现在能够留下这张字条的人并不多,因为自从我消失之后是否还活着的猜测一直不断传出。但却始终没有任何线索证明我活着,也没发现我死亡的证据,但是这种字条的出现,似乎验证了我还活着的传言。

  天方一水阁隶属于轩辕家族,这个秘密已经早就公开了,远在上一界的天方一水阁总部很快就拿到了这张柳爷带回去的字条。接着在过了两个小时后就送到了恋心儿的手上,紧接着,妖脉,轩辕家族开了一个相隔万里的会议,讨论的只有一件事,我是否还活着。

  “理论上来说,万林是不可能死的。毕竟修为放在那里。再说,万林是去找小森的,小森不会不保护自己的弟子,因此,死亡的可能性很低。”

  莉莉安娜第一个开口,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

  “那如果老大没死的话,他为什么不回来见我们?而且,既然他能够留下这张字条的话,为什么不直接现身?这说不通啊。”

  笑三世插了一句嘴。但是在这一群高人的面前,他说话的口气也不是很足。

  “我想你的问题也是我们大家心里的问题。现在,疑似和万林接触过的人就那么几位,大家是否可以说一说最近发生的怪事,还有你们问题可能是万林出现的征兆?”

  恋心儿对着顺风耳符问道。

  “先从我开始吧。”见没人开口,星梦先开了个头,“我这里最近在招人。轩辕家族接管了这一界的国字号第五组地盘后人手明显不足,但是招人的时候不少人比较可疑,我开了个宴席想请观察观察他们。但是奇怪的是,席间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接着宴席内几个可疑的家伙都死了。我并没有看见有人出手,也没看见他们是怎么死的,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就仿佛时间跳过了一段似的,而我翻阅了现场的监控也问了当时在场的人,谁都没看见他们是怎么死的,就连监控视频也没有拍到。”

  接着,天方一水阁,妖脉分别说了各自遇到的怪事,将几件事情放在一起比较后,众人似乎隐约间都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一直没开口的小囧此时插话道:“还是让我来做一个比较客观的分析吧。这几件事的共同点就在于发生事情的过程没人看见,当事人都有头脑恍惚的感觉,正如星梦所说,就好像是时空从面前跳过去了一段。也正如此话,时空真的从你们身上跳过去了一段……”

  “小囧,此话怎解?”

  旁边的人奇怪地问。

  “强者的手段往往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简单的来说,强者有很多手段和能力我们并不清楚。时间和空间在我们看来是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在强者的手中,时空就如同玩具。我想,你们之所以没有看见那个人的真面目,甚至没看见那个神秘出手之人的身影,都是因为时空被他控制的原因。”

  小囧此话虽然惊世骇俗,然而却依然让人觉得可以理解,毕竟这个灵异圈什么怪事没有?

  “那你的意思是,一个能够控制时空,并且拥有超凡力量的人居然出手来对付我们?”

  有人插嘴问道。

  “不,不是对付你们,恰恰相反,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个人非但没有对付我们的意思,反而是一直在帮助我们。如果按照这些条件放在一起看,首先第一点就不符合主人,主人虽然修为不弱,而且也已经跻身到了强者的行列,但是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控制时间,即便是使用真龙之泪也没办法彻底抹去自己的身影。此是其一,其二是正如刚刚笑三世所说,如果是主人回来,应该没有理由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目前可以排除主人回来这个可能性。神秘人的下落,身份,在我看来怎么调查都没用,对方是如此高深的强者,想要隐藏自己也是轻而易举,如果我们逼迫的太紧,很有可能引起对方的反感,到时候对方会怎么做,我也无法估计,所以顺其自然,加强我们自己内部的防御措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那张字条……”

  小囧迟疑了一下,似乎思考了一会儿后才再次开口道:“那张字条,在我看来很可能和我们所想的不同。首先,字条想要伪造并不困难,轩辕家族戒指上的印章并不是绝密的,而且现在市面上也经常出现一些假冒的产品。对方这样的高人留下这个字条,极有可能是说明了一件事,主人的戒指遗落在了他的手上。当然,我还是老观点,这个人绝不可能是主人,大家不要往这个方向上瞎猜。”

  小囧的话很有份量也非常值得信赖,众人商量了一阵后也的确每个头绪,这字条的事情也只能暂时搁下了。其实,在大家看来我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快地上升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能够达到控制时空的水平,即便是圣人之中也在少数,这是对道有了一定的领悟,不单纯是修为和能量的提高,还需要提高自己在道之中的境界,这是需要长年累月的沉淀积累,却不是一朝一夕间就能够做到的。

  会议结束,众人散去,小囧则在过了一会儿后单独去了苦毒婆婆的房间,房间里,苦毒婆婆仰起头看着小囧,低声说道:“谢谢。”

  “请您不要对我说谢谢,我很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主人的下落是秘密,而且我的确也不知道主人是否活着,刚刚的推测也并没有凭空捏造。”

  小囧摇了摇头道。

  “理智一点,的确是好事。不过,你还是想的比较全面,至少在我看来,你的做法保护了很多重要的事情,也能够让这个孩子有足够的时间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苦毒婆婆微微一笑说道。

  “您就这么确定那个来找您的人就一定是主人吗?毕竟,您也对我说过,您没有看见他的脸,只是听见他说了一句话,还感觉到了他身上强大的力量,甚至您还说他的气质和主人并不相似,怎么就那么肯定他就是主人呢?”

  小囧奇怪地问道。

  “感觉吧,亦或者说是某种直觉,那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七岁那年我就和他认识,十二岁开始跟在我的身边。我虽然没有生下他,但至少他身上的一些感觉我是了解的,就好像母亲总会从千万个孩子里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孩子。这种感觉无法言状,但是的确存在。”

  苦毒婆婆想了想后回答道。

  “总之,我会秘密地进行调查,如果他真的是主人的话,我希望能够和他见一面。请您也保重身体,刚刚恢复的身体还需调理。对了,我们暂时为丫丫立了一个衣冠冢,但是还未举行仪式,考虑到也许还能从盘古那里救回丫丫小姐,所以我们还保有希望。”

  小囧说完之后转身退出了房间,而坐在房间内的苦毒婆婆回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低声自语道:“七岁相识,十二岁的时候如同小尾巴一般跟在我的身后,如今又过了这么多年,真是一晃眼的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