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五十六章,最后的天王(2)

第二百五十六章,最后的天王(2)

  踏着风,东北的老林子就像是自己的家,那些在外人看来千变万化的道路在他的眼里却非常熟悉,就像是走在自己的后花园中。

  其实从没想过要成家,自己这样漂泊的人生和娶妻生子早就没关系了。

  所以。活了那么久,这一界想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倒是没留下什么遗憾。

  走到了空地上,身穿一身黑衣的黑宗老头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上千人,轻轻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后吐出一团青烟,笑了笑说:“我看这么远也差不多了,你们是一起上吗?”

  叶珊珊站在人群后方,上千人同时回头看向她,等待着她的命令。

  至邪之地管家送来的信件中,第一个出现的名字就是黑宗,作为妖脉最大的支持者。猎妖人最后的天王,以黑宗老头的脾气永远不可能站在阴冥和至邪之地那一边,所以成为了至邪之地要铲除的第一个眼中钉。

  叶珊珊很清楚黑宗老头的实力,不带上千人来此怕是镇不住他,但其实她也没想过要不要动手,因为只要命令下达,那就代表她和国字号第五组彻底地走到阴冥和至邪之地一边,也就成了妖脉的大敌。

  然而,明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并不正义。可是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为了断情人,她只能拼了!

  深深呼吸,随后喊道:“传我命令,准备攻击!”

  叶珊珊高高地举起手,四周的人缓缓转过头去,所有人都将手放在了背后。握住了挂在腰间的法器,法器上灵力旋转,天上的大雨倾盆而下。电光交相呼应,黑蛋老头理了理稀疏的头发,缓缓站直了身子,低声说道:“小妮子,你还在等什么呢?”

  叶珊珊迟迟没有下达命令,四周一片安静,大雨之中上千人都在等待她的一句话,亦或者说,整个东北都在等待她的一个命令。

  “前辈……”

  叶珊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女子的心此刻悲凉寂寞。

  “放心吧,江湖之中,生死难料。我早就料到我可能会有这样的一天,因此。你不必为难。因果报应,今日我死,明日你亡都是天数。再说了,今日你这上千人也未必能够拿的下我。”

  叶珊珊闭上眼睛,深深呼吸,随后睁大了眼睛高声说道:“传我命令,国字号第五组所有战斗人员进入一级战斗状态,诛杀猎妖人联盟天王黑宗,取其首级者,可成新任战斗组组长!”

  这个命令终于下达,上千人的吼声瞬间淹没了雨声,接着黑压压的一片朝着黑宗老头压了过来,抽着烟的黑宗老头从背后取出一把猎妖弩,这把猎妖弩大小和便携式猎妖弩差不多,但是表面的花纹却完全不同,看起来更有几分老古董的感觉。

  缓缓举起了右手,将猎妖弩对准了眼前冲上来的人群,此刻一道闪电划过长空,随即雷声响起,猎妖弩上爆射出一发可怕的弩箭,直冲对面的众人而来,凝聚了恐怖灵力的弩箭划破了长空,像是一道可怕的电光,落入人群中后瞬间爆炸,四周十多个人在电光中被击碎。

  虽然声威惊人,可是更多的人还是越来越靠近黑宗老头,几乎冲到了黑宗老头的面前,国字号第五组这些战斗组的家伙一个个都和不要命了似的出现在了黑宗的面前。

  “小崽子们,来玩玩吧!”

  咆哮声仿若可以洞穿天空,四周爆破声接连传来,弩箭上射出的电光一道道地在人群中穿行,所过之处必有生命陨落。

  同时,猎妖人村落中,此刻也能听见远处不断传来的雷声,亦有更多的是喊打喊杀的咆哮,此刻好几个人怒吼起来,想要冲出村子,却在跨过门口后被击毙,尸体落在了地上。

  “都听好了,我们国字号第五组无意杀你们,但是你们最好老实点,若是有人想冲出来那就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

  门口的国字号第五组战斗组人员大声喝道。

  “不过,等到今天一过,你们猎妖人联盟就彻底衰落了,也谈不上对我们国字号第五组的报复。”门口的国字号第五组战斗组人员忽然笑着说,此话一出,却让一群猎妖人露出了狐疑的表情,彻底衰落是什么意思?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站在村落中的猎妖人问道。

  “哼,还不明白吗?你们猎妖人联盟最后的天王就在不远处战斗,你们应该可以听见声音吧,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可不是你们这群小喽喽。”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那雷声,那震天的怒吼,那如同寒风一般扩散的杀意原来都是针对黑宗老头。

  荀彻坐在吉普车里,正朝着猎妖人村落的方向疾驰,他是第一个意识到不对劲的人,随后妖脉紧急调配人手,将目前能够带上的好手全部带上,朝着猎妖人联盟支援了过来。

  “荀彻大哥,你前面说的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说国字号第五组要对猎妖人联盟动手,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叶珊珊发疯了吗?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要对我们自己人动手?”

  祁三通坐在吉普车的后排,不解地问道。

  “你们这么想,一周之内接连发生江湖中厉害的修士和散客被害的事件,这些人都是既没有来我们妖脉,但是实力也不弱的正义之士。而且被杀之后还找不出凶手,显然可以肯定不是至邪之地直接派人干的,那么就不排除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江湖仇杀,也就是所谓的趁乱报仇,在至邪之地大军压近,天下间人人自危的时候故意搅混水来报仇,但是如果只是出现一两起这种事件还是有可能的,可是一连死了这么多毫不相干的人,那就说不过去了,谁会和这么多毫不相干的人同时结仇?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性……”

  荀彻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后才说道:“第二种可能性是至邪之地买通部分人间的高手故意对这些人下手,所以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至邪之地的痕迹,凶手也无法找出。”

  听到此话,身边的人都大吃一惊,所谓的叛徒奸细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在三界面临大危机之时居然还和恶势力联手。

  “如果是第二种的话,那我猜测国字号第五组可能也成了这群叛徒之一,至于叶珊珊和阴冥之间有什么交易这我就不知道了,可是天下间能对付的了黑宗前辈的人着实不多,但是国字号第五组有这个实力,上千人的攻击团队恐怕在这个当口也只有国字号第五组才能组建的起来,叶珊珊带着这么多的人来东北却不是来参加我们的大会,肯定是直奔黑宗前辈那里去了。”

  荀彻的分析头头是道,说完后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漏洞。

  “不过我也希望我的分析是错的,这样至少证明黑宗老头是安全的,可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现在的猎妖人联盟怕是已经陷入了大危机中。如果最后的天王也死去,那猎妖人联盟将彻底沦为二流组织,对阴冥完全构不成威胁。”

  荀彻叹了口气道,看了看外面的路,算了算时间后说道:“看起来还有至少三个小时的路程,你们开快一点。”

  吉普车在山路上飞驰,而在猎妖人联盟村落的远处,上千人的攻击团队已经展开了全面的攻势,金色的狮子在天空中咆哮,雷光一道道地从天而降,黑宗老头此时的身上已经负伤,然而,战意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