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一百二十四章,针对我

第一百二十四章,针对我

  “既然你要见我,那就当面聊聊吧。”

  我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红色长衣,手中把玩着一把黑色的纸扇,黑色的长发却有一缕头发是绿色的。显得尤为突出。四周天山教的教众纷纷跪下,显得非常庄重。

  “天山教的教主?”

  眼前的男子看起来很年轻,大约也就30不到的样子,能够从妖族手中抢下这片坊市,而且还能秘密地在东北组建出这么一支神秘宗教,他肯定是有背景有实力的,不过手头没有这个人的情报,所以看起来完全陌生的样子。

  “在下风波平,久闻万大宗师之名,今日一见,也是三生有幸了。”

  他笑着说道,眼睛里却有浅浅的狡黠。

  “客套话就不说了,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你们天山教作对。只是和玄风门之间有些私事。你当做没看见就行。”

  我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创立天山教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很短,和那些大门大派动则百年千年不能比,不过我们天山教也自然有我们的规矩。无论是谁,到了我们天山教的地盘上都要遵守我们的规矩。守规矩的我们必然当做是朋友,但如果不守规矩,那我们就会教其如何守规矩。天山教的坊市内不允许有私斗,违者必死。阁下,应该是听过的吧?”

  他踏步而来。红色的长衣飘荡起来,握着纸扇的手在轻轻敲打手心,每走几步身上的气势就明显变强几分,我眼睛慢慢眯起来,看这架势对方是想动手。

  “有一件事,我想你没搞清楚。”就在此刻,我身上的魔气忽然外放。大量魔气汇聚成了恐怖的魔影在天空中徘徊。

  “在东北,我说了算。你所谓的规则,对我没用。”

  随着话音刚落。魔影忽然大吼一声,恐怖震的四周像是地震一般摇晃个不停。

  “我一直都很期待和您之间的一战,若是能够交上一两次手,也未尝不是好事。”

  这一次他手上的纸扇落在手心中后却没有再抬起来,接着向前一点,身子却如同缩地成寸一般到了我的面前。

  “轰!”

  魔影一掌拍下,对方身子忽然一闪,凭空从我面前消失,魔影的巨大手掌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但我心中知道这一掌压根就没有打中对方。

  “的确和传闻中一样强。”

  他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侧,目中露出一丝丝欣赏。

  “不用你来夸奖,刚刚不还说要和我动手过过招的吗?怎么一下子就怂了?嘴皮子功夫比手上功夫厉害的人我见了不少。你看来也是其中之一啊。”

  这样的嘲讽对方却不为所动,笑着摇头,摊开手掌,在手心里虚空这么一画,嘴里念念有词,手心之中浮现出淡淡的光芒,接着向魔影隔空一按,光芒从其手心里浮现出来,片刻后越变越大,绽放在天幕之上,魔影被这光芒一照居然露出了畏惧之色,竟然向后退了几步。

  “如此正宗的玄门法术,浩荡的道门法力。你什么来头?”

  魔影正在败退,我伸手向空中一点,魔影重新变回魔气后回到我的身体内,对面的风波平轻笑一声,开口道:“原来以为公子的魔影应该再坚持一会儿,却没想到,只是一招就将公子的魔影给打退了。我可稍稍有些失望啊。”

  “你刚刚用的是正宗玄门的法术,从哪里学来的?”

  我开口问道。

  “公子真是说笑了,我又哪里会正宗玄门法术,不过只是一些小伎俩罢了。毕竟,东北是您说了算,不是吗?”

  对方还不忘借着我的话嘲讽了我一句。

  我眼睛内杀意一闪,收敛了魔气之后灵力却瞬间释放,回旋于坊市之内,我踏步走去,对方脸上轻蔑之色渐渐收敛。

  “公子怎么就起了杀意呢?”

  他轻笑一声问道。

  我二话不说,右手高举,对着地面重重拍下一掌,坊市地面瞬间坍塌,巨大的响声回荡于天际之中,再举手,强光冲击在头顶冰湖上,冰湖立刻断裂,大量碎冰块从天而降,四周房屋转眼间变成一片狼藉。

  “怎么?万公子恼羞成怒了吗?”

  他大声笑道,声音里却带着些许冷漠。

  我一言不发,继续走向风波平,身后天山教的众人似乎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以两个老太婆为首的众人立刻围了上来,组成人墙挡在我的面前。

  “滚开!”

  低吼一声,右臂狠狠一挥,众人被强风冲散,两个白脸的老太婆虽然还能坚持,但显然本事也不到家,坚持不了太久,就也被吹飞。

  整个坊市已经完全面目全非,风波平脸上笑容全无,猛地打开手中纸扇,纸扇表面的符印忽然一亮,随后黯淡下来,他似乎一开始想要动手,但不知为何又没有出手,反而将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一笑道:“万大宗师果然好本事,我心悦诚服,还请收起灵气我这一亩三分地都快垮了。”

  居然在关键时刻服了软,我皱了皱眉头,收起了灵气,问道:“玄风门的人呢?”

  “自然是走了,不过去了哪里,我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

  我是不信的,他却笑道:“的确是不知道,玄风门来的时候就没见你要找的人,因此从一开始我这里就是玄风门的一个陷阱罢了。”

  这么说来也不无道理,我沉吟了片刻后说道:“既然如此,这几个玄风门的人我就带走了,至于此地损失,在下只能说一声抱歉。”

  接着向后一指,关着猫仔他们的栅栏在瞬间断裂,两人走了出来,抓起地上的玄风门弟子,正要离开,对面的风波平却道:“阁下要和玄风门一战,估计已成定局。不过在下有几句话想说,阁下若是想听,请借一步说话。”

  我点点头,示意猫仔他们带着人离开,自己则和风波平走到了无人之处,他浅笑着说道:“我天山教成立时间很短,不过江湖中的关系网还是很大。虽然这一次玄风门利用了我,不过以我们这种小门小户还不敢得罪。”

  他话里有话,我笑了笑道:“你还小门小户?呵呵,真是说笑了,这个江湖能接我三招的人不多,你是个高手。”

  “过奖,不过虽然我是被玄风门利用,内情不太清楚,但是既然有关系网那外面的风声还是能听到一些的。想必阁下也很好奇,好端端的,玄风门为什么会来惹上您吧?”

  风波平笑容里带着奸诈。

  “你知道?”

  “只是听到了一些风声,元始降临,长春陷入永夜黑幕之后,您解救苍生本来是一件功德无量,名扬万代的好事。可是您的身份也随之曝光,传说中的灭天者,注定要为了天道毁掉这个世界的人,这些称号落在了您的身上,恐怕就没那么好的名声了。虽然您如今本事高强,势力庞大,但是很多门派在暗中已经结成联盟,其中不乏一等一的大门派。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付您。”

  “对付我?”

  我皱起眉头,这个传闻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之前似乎也有一些风声传来过,不过都没办法确定,因此我们也没上心。

  “是的。因此,玄风门对付您不是一门一派之举,而是这个联盟的举动。我想这么说您应该明白了吧?绑架您府上的小女孩只是一个开始,布局设计了一连串的阴谋,最后的目标还是您。我想,这一次猎妖人遭难的事情,应该也是其中一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