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十三章,逃亡另一个世界

第二十三章,逃亡另一个世界

  已经过去三天了,还有四天的时间,我知道叶东一定知道内情,但是他就是没有告诉我。

  害怕死亡,被夹在两边当中的叶东将希望寄托在高层身上。只要高层叫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说是一种推卸责任也好,说是懦弱也罢,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其实三天前他就可以逃走,但是害怕被我找到,亦或者说是害怕自己内心的谴责。

  但是,三天之后等来的却是这样的命令。

  “此事甚难,地方自决。”

  八个字,就这八个字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给了叶东,当他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愤怒地将写着命令的纸片撕了个粉碎,随后大吼道:“该死的。该死的,什么叫此事甚难,什么叫地方自决,该死的!还不是不敢承担责任,还不是连总部都害怕了!”

  “头领,我们怎么办?”

  叶东的心腹望着他,低着头等待他的回答。

  “让我再想一想。”

  他低着头,用手撑着额头。

  “头领不能再想了,已经过去三天了。我们还是逃走吧,我联系了一个认识的朋友,他可以将我们偷渡到别的世界去,走那些时空缺口。到了别的世界,我们隐姓埋名,等这件事几年后过去了,我们再回来。或者干脆别回来了。谁还在乎别人的生死,头领,现在还是为自己想一想吧。”

  心腹的话像是一针强心剂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身上。他闭上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后喊道:“也只能这么办了,给我准备一下,越快离开越好。”

  心腹点点头走了下去,叶东一拳捶在了桌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在酒店里等了三天,这是第四天,下午的时候,一个命师匆匆忙忙地跑来,高声说道:“大宗师,不好了,叶东带着心腹跑了!”

  我闭上眼睛,这场赌局还是我输了。旁边的猫仔高声喊道:“跑了?不是让你们看好他的吗?怎么回事?”

  “今天中午的时候,我们的兄弟还看见了叶东,还在跟踪,但是中午的时候他和几个心腹一起去吃饭,吃过饭后,还是出来了,但是我们一个眼尖的兄弟就发现,他人已经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命师急忙回答。

  “那有问过‘刀子’的人吗?还有‘老军’那边问过了吗?别不说话啊,快点问问他们,是不是查过?”

  荀彻也着急起来。

  我一直默不作声,却在此时,站起身来说道:“他不可能留在这一界,肯定是想跑路到别的世界去,我们这一局还没输,还没到七天的时间,还有三天,只要把这家伙追回来,我们就还来的及。立刻通知沈阳整个灵异圈子,谁敢帮叶东偷渡,我万林和我们妖脉,对其不客气!”

  夜晚,八点,沈阳很冷,天上开始飘下致密的雪花,空气里飘荡着寒气,说话的时候会有大量的白烟往外冒。

  叶东穿着厚厚的棉袄站在沈阳远郊的一处工地旁边,晚上的工地没什么人,这是一幢烂尾楼,还没造好后续的资金就跟不上了,心腹从远处跑了过来,急忙说道:“头领,已经搞定了,就是贵了点,偷渡一次要一百多万。”

  “没事,这点钱是小事。”

  叶东挥挥手说道。

  接着跟着心腹向前走,却看见前方还站着几个人,有一些看起来是有钱人,应该是一家三口,行李也特别多,因为什么事情要跑路暂时还不知道,还有三个是圈子里的修士,算上叶东和他的幸心腹,一共是八个人。

  一个穿着厚实皮衣,叼着烟的光头站在不远处,看见叶东后很客气地走了上来,发了根烟,随后说道:“没想到是叶头领,真是久仰久仰。小的王虎宝,是沈阳当地人,和您手下的栓子是老同学。”

  叶东点点头,毕竟是“刀子”在东北的负责人,叶东在道上的威名还是很高的,看了看前面几个人问道:“这都是些什么人?”

  “哦,那一家子,老爹是个不大不小的官,贪了不少钱,逃不出去外国,就想趁机混到别的世界去。所以卷着家当就来了。那边三个是走私货的贩子散客,也是挺有钱的家伙。”

  王虎宝笑呵呵地说道。

  叶东会意地点点头,问:“那个穿越的裂口在哪里?”

  “您看见那面旗子了吗?”

  顺着王虎宝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有一面旗子插在地上,旁边站着几个大汉,后面是一道暗门,看起来这暗门还挺新的样子,和四周有些粗糙的墙壁格格不入。

  “就在那个旗子后面的门里,一次过一个,过去之后,要想回来,还得交钱,不过看您的样子,是过去了好一段时间不准备回来了吧。”

  王虎宝笑着说道。

  叶东没有答话,看了看时间,王虎宝拍了拍手说道:“大家围过来,围过来啊!”

  八个人走了过去,站在了旗子前面,王虎宝开口喊道:“在过去之前,有几点我要说清楚,这裂口什么时候被封,什么时候被查咱们都不知道,所以我不保证你们过去了,还想回来的时候就一定能回的来。另外,穿越是有一定风险的,在穿越的过程中一旦发生任何危险,我们不负责。最后,关于这个裂口的事情千万不要说出去,要不然,我们可是会找上门来的。好了,如果不想回来的,最后看一眼这片世界吧,穿过去后,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叶东回过头,看着沈阳天空中洋洋洒洒飘下的雪花,微微低下头,这一次走,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

  虽然是了无牵挂,自小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但是毕竟自己是生在这个世界,怎么能说没感情呢?

  虽然穿越到了那个世界,可能会遇见一样的沈阳,然而,那种故乡的情感谁能说的清楚?

  “好了,诸位,一个个排队进入,小朋友,你就拉着你爸爸的手,可别松开啊。进去吧!”

  王虎宝招呼了一声,让众人进入。

  叶东排在最后,前面的人一个又一个走进去,当小朋友拉着父亲的手走进去前忽然问道:“父亲,为什么我们要离开呢?”

  “乖,宝贝,我们就是去旅游,以后还会回来的。”

  面前的父亲用这样的语言来哄骗孩子,孩子点点头,背着自己好看的粉色背包一边笑一边往里面走。

  “我答应给二虎带好玩的呢,还有妞妞,我答应给她买点那个世界好吃的。他们都听说我要去另一个世界,好羡慕我呢!”

  孩子笑呵呵地跟着其父亲走入了门中,随后消失在了黑暗内。

  “走吧。”

  叶东叹了口气,紧了紧背包,走到了门前,向里面走去,黑暗一点点地从眼前掠过,他感觉在走一条特别安静,特别长的道路,四周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前面的一点光,一开始很远,可是感觉他走的很快,道路飞速地变短,慢慢地靠近了光点,那就是另一个世界。

  穿过时间的壁垒,到达另一个不熟悉但是却又相近的世界,走出光点的一刻,迎面吹来一阵冷风这里也是沈阳也是冬天,也是夜晚也一样的寒冷。

  他在门口等待心腹到来,却在此时,突然身后亮起了大灯,他吃惊地回过头,看见黑暗中已经站着数十个人,他下意识地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开口喊道:“什么人!”

  我从灯光中走出来,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漫天的飞雪下看着叶东,冷冷说道:“我等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