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五十七章,诡笑的孩子

第二百五十七章,诡笑的孩子

  昏暗的世界里,苍白的脸上,带血的杀意越来越沸腾,我仰起头,望着眼前模糊的世界露出诡异的笑容。所有的疼痛,终于都消失了,永恒的平静却反而让人疯狂……

  双拳重重地砸在地上,吞噬了道佛两个法阵,能量在我身体内暴动,这些年里我所修炼出来的强大修为不断在身体内融合。

  “嗡……”

  耳边传来噪音,我摇了摇头,张开嘴想要说话,却发出的只是悲凉的吼叫。

  黑蛋落地之后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喊道:“这小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女娲站在空中,脸上涌起绝望的悲伤,轻声说:“师兄,这就是你要的傀儡?你把我的儿子变成了这样。你该死!”

  元始化身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似乎在金色大钟内发生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能量变化,将我变成了眼前的样子。

  “小子,我是你黑蛋叔叔,不是你的敌人!”

  黑蛋走了过来,试图用比较温柔的声音对我说话,我向后退了几步,如同受惊的野兽不敢亲近任何人。黑蛋一步步靠近,追上了我的脚步。站在了我的面前,伸出手想要抓住我的手臂,可就在这一刻,我忽然出拳,带着魔火仙气等混合能量的右拳砸在了黑蛋的手臂上,只听见“咔”的一声,黑蛋的手臂被打断了一块。喷溅出来一大片鲜血。

  黑蛋皱起眉头向后退了一步,我猛然间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抓住黑蛋的脸。左手和右手有不同的法阵涌现,左手为道,右手为佛,双手之间惊艳的光芒绽放,黑蛋绿色的眼睛被这灿烂光芒所遮蔽,接着发生了恐怖的爆炸,一下子将黑蛋给炸飞了出去,堂堂圣兽在地面上摔出了长长的痕迹,撞在了不远处的山壁上,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此时看去,黑蛋被击飞了足有数百米的距离,一路上地面被磨平,树木被震碎。寸草不生,什么都没留下。

  我捂着嘴,指着黑蛋笑了起来,但是发出的声音却特别奇怪,一会儿尖锐,一会儿浑厚,一会儿嚣张,一会儿却又轻柔。

  黑蛋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为圣兽这点攻击还不至于让其受伤,但也正因为是圣兽所以它无法忍受这样的打击,圣兽的颜面已经被严重打击,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低吼道:“女娲前辈,我想你儿子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不行的话,只能对其动手了,他这个状态攻击性太强了。”

  女娲从空中落下,站在了我的面前,长长的蛇尾拖在地上,眼中露出怜悯的目光,开口道:“儿子,我是母亲,我来接你了……”

  我看着她背后长长的蛇尾,忽然阴沉沉地笑了起来,身子向上跳了几下,背后渐渐地也有一条蛇尾幻化出来,越来越粗,越来越长,随着蛇尾的出现,人皇印也出现在了我的头顶上,闪烁着金光如同上天赐给我的皇冠。

  “你看,你是妈妈的好宝贝,来妈妈这里。”

  女娲走了过来,伸出手想要拥抱我,我依然后退非常害怕眼前的女娲,她越是靠近我就越是后退,只是当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脸上突然拉出了一道长长的阴笑,仰起头狂吼起来,嘴里释放出大量魔气,魔气变成一只大手抓住了女娲的脖子,狠狠一甩,女娲身子也飞了出去,只是还没落地,天空中巨大的手掌落下,按在了女娲的背上,将其重重地拍在了地面,地面重重一响,下方出现了可怕的裂缝。

  一道妖气冲天而起,将按在女娲背上的大手给瞬间击成了碎片,女娲从地上站起来,狂风中长发乱舞,但是身上却连一丝灰尘都没看见。

  我却拍打着自己的尾巴发出大笑的声音,元始化身站在天空中,盯着我,可以看见我的身体内灵力已经彻底暴动,整个身体看起来就像是一锅特别杂乱的能量流,却还没达到混沌的等级,这些能量无法互相抵消,所以彼此之间始终保持对冲的状态,而被夹在所有能量中央的却是我的灵魂,已经被扭曲到快要崩溃的魂魄……

  我笑了一阵,回头看见了天空中的元始化身,脑子里忽然就痛了起来,虽然不记得它是谁,但是脑海中的疼痛让我很不喜欢,双手环抱在胸前,抬起头看着它,身上气劲流转爆发,随后猛地跳了起来,在半空中对着元始喷出魔气,元始化身扬起手,快速地在眼前点出几下,这几下在我面前连接成了恐怖的法阵,片刻后,法阵上有强光亮起,阻挡了魔气的进一步攻击,元始大袖一甩,喝道:“无论身体内的能量如何暴动,但是能像的等级始终达不到圣道,即便变成了现在的鬼样子,但是要杀你不难!”

  可就在元始化身说出这句话后,却看见在黑色的魔气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手掌按在了金色的法阵表面,指尖发力,竟然一点点地撕碎法阵,密集的裂缝出现在了法阵的正面,手指越来越用力,法阵被撕开了一道道缺口,元始化身脸上露出一丝惊慌,向后退的同时,整张法阵都被我的手给撕碎,接着一口吞入了我的嘴里,我的脸透过黑色的魔气出现,盯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元始化身已经退出了十多米,我深吸一口气,对着前面的魔气猛然间狂吼一嗓子,音浪不仅将我四周的魔气震碎,同时还将我面前的森林和大地冲击出了巨大的废墟。

  “杀!”

  我从空中落下,重重地踏在地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发出这个词。

  元始化身在音浪中急速后退,脸上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淡定,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劲,这小子太不对劲了。”

  旁边的黑蛋点点头说道:“的确是不对劲,它身体内的能量好像在变少,不,不是变少,而是慢慢地被其吸收。”

  此时蹲在地上的我还是个孩子的模样,可就在黑蛋说出这番话后,我的身体颤抖起来,全身的经络微微震动了几下,骨骼,身高,脸部全都有了变化,竟然在短短数秒时间内,从一个孩子变成了一个少年的模样。

  依然是雪白的皮肤,还有黑色的眼睛,只是脸上如同孩子般的笑容却已经消失,这样的一个少年和现在的我长的很像,微风吹过我的头发,脸上只剩下了浓浓的悲伤,举起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轻轻地擦去了自己脸上的血泪,我垂下手的时候,手心里都是血,脸上却只剩下了虚伪的白色。我扬起嘴角,想微笑,可是露出的却是一个奇怪而扭曲的表情。

  看起来不像是笑容,更像是个怪物……

  四周的天空中飘来了无数的声音,这些声音甚至连三位圣人都能够听见。

  “万林,放弃吧!不然我就杀了你的朋友!”“臭小子,快跑,我替你断后……”“老大,我不欠你的了。”“你是我们北荒山的骄傲,你代表的是我们北荒山所有人!”

  声音越来越多,天空像是被烈焰燃烧者,出现了一些看不清脸的黑影,它们在烈焰中挣扎,发出悲惨而痛苦的嚎叫,就像是预示着我生命中那些杀戮的时刻。

  我的一生,这短暂的十八载,背负着上一世的杀孽,我的魔火吞噬过太多的生命,已经没办法得到救赎,那些曾经杀过十个人,百个人的杀手还会去教堂忏悔,希望在死后能够救赎自己,但是我一直知道,我得不到救赎,即便遇见了师傅,即便师傅曾经温柔地帮助过我,即便我找回了自己的笑容,但是我心里太清楚了,我是个罪大恶极的人,这个世界早已没有我容身之处,我的存在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只会制造更多的死亡。

  开始否定自己的存在,我由衷地希望自己的灵魂在能量乱流中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