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零八章,骨槌

第二百零八章,骨槌

  “我记得我刚进山门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了,师傅还经常和我叹息说你是个好苗子,他还希望你继承他的衣钵,不过你的心太野,总是想要往外飞。告诉了你那么大的秘密。你居然还离开了他。这让他特别伤心。以至于现在他都不愿将秘密告诉我了,其实对我来说,我宁愿他把我当成是一件东西,而不是一个人。至少东西是不会背叛的,而人是会背叛的。”

  他走到了元望的面前,弯下腰来,双眼笑的时候和弯曲的月牙一般,开口道:“你一直压抑着自己的修为,还要装出世俗的模样,一定很辛苦吧。师兄,我很想在这里和你打一场。不是这个你,而是和师傅口中那个天才打一场。”

  元望盯着他,说道:“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如果师兄听不懂的话。那就算了,我相信当师兄再见到师傅的时候,师傅一定会高兴地让你和我打一架的。我也会向他证明,我比你更适合保守他的秘密!”

  徐鹏的住宅已经空了,这家伙肯定已经落跑,只能等“老军”那边搜寻,就在这个关头,曾国华打了电话给我,法言会的会长知道炳爷被杀。而且认为这事情和我们有关系,所以兴师动众地带人来通天会闹事。

  法言会并非都是乌合之众,香港作为中国的门户之一,对外要承受来自外国灵异势力的压迫,对内要和内陆的不少大门大派互相制衡,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过去佛山香港武术出名。殊不知现在灵异圈的斗争更厉害。

  法言会能够在这么一个混乱的地方立下脚跟,并且成为一方的豪强,多少应该有一些撑场面的人。法言会会长叫凯丰,六十岁,是个实干派,脾气很火爆,据说年轻时候在上海滩翻腾过,和李岩老头干过好几架,互相之间谁都不服谁,很有两把刷子。但是为人比较欠考虑,到了香港后也是靠着蛮力和义气混到了这个份上,成了如今法言会的会长。实力自然是不弱的,炳爷是他的兄弟,为了兄弟叫板也是理所应当,但是来找我们通天会的麻烦却有些说不过去了。

  通天会办公的屋子外面。被法言会上百号人给围住了,警察在外围不敢靠近,十多辆冲锋车就位,反黑组和飞虎队都到了,但是谁都知道现在这个关头冲上去就是死,上面也发了命令下来,不能动,最大程度上确保老百姓不会受伤。

  我的车子停在了封锁带外面,从计程车上下来,挤过拥挤的人群,靠近后被警察给拦住,对我喊道:“先生已经封锁了,你不能进去。”

  我没理睬他,直接冲了进去,很快就引起了法言会外围弟子的注意,两个人将我挡在了外面,我高声说道:“凯丰,我是妖脉万林……”

  这话才说出口,房子里面就听见“嘭”的一声,却见张耀邦被人直接从房子里扔了出来,震碎了玻璃后摔在地上,口吐鲜血,伤的不轻。四周的人群大呼小叫地向后退,警察纷纷端起武器,想来拉我的警察也停下了脚步。

  接着我看见法言会的会长凯丰背着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望见我后冷笑着说道:“你就是妖脉的万林啊,小子胆子够大的啊,我的人也敢杀,找死啊!”

  “人不是我杀的,那个神秘人我也不认识,我们也在调查!”

  我开口回答,凯丰脸皮抽了抽,冷笑道:“你和我说你不知道?骗鬼啊!当时我手底下的兄弟都听见你身边那个机关人和杀手对话,明明是认识的。少给我装蒜,你杀了阿炳,和我手下一个兄弟,多的不要,废了你的两条手臂,跪下给我磕个头,这事情就算了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和这种什么都不知道,满脑子就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家伙讲理,皱起眉头喊道:“要我的两条手臂是吧?你来试试看。”

  “小子够拽的啊。”

  凯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接着一踏地面,猛地冲了过来,老家伙的动作很快,而且带着巧劲,左手先是佯攻,接着右手攥拳,一下子攻向我的心口。我一个闪身避过,身子在空中轻轻一转,凯丰的眼睛随着我的身体转动,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落了地,右手魔火扬起准备照着他的脸就来一拳,但是临到要出手的时候我还是压下了杀念,将手上的魔火给熄灭了,光是用拳头捶了他的脸一下。

  凯丰老头向后退了两步,摸了摸自己的脸喝道:“小子什么意思?可怜我吗?刚刚手上的火熄灭想干什么?不想杀我是吧,哼,老子不领你的情!”

  双臂鼓动,可以看见他双手手臂上原本松弛褶皱的皮肤一下子就变的紧绷鼓胀起来,肌肉一点点地涨动,发出奇怪的响声,像是骨头在不断地摩擦,他低下头,向我看来,冷冷地说道:“骨槌!”

  双手手臂重重地敲击地面,就像是来了一辆大卡车忽然坠落在地上,整个地面如同地震一般摇晃,他不断地用双手锤击地面,力量一下比一下大,地面摇晃的非常厉害,四周的人都开始站不稳,我脚下也有点踉跄,看准机会凯丰猛地冲了过来,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冲到了我的眼前,双手手臂像是两条甩动的长鞭狠狠地抽向我的身体,我猛地蹲下,他的两条手臂在我头顶上方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响,我打出右拳,这一次是正好击中老家伙的胸口,可是触感和刚刚完全不同,就像是打在了铁板上,发出“嘭”的闷响,我的手臂整个发酸,拳头都有些痛,急忙收回拳头,他冷笑一声,将双臂狠狠地朝我脑袋砸下,这一下要是砸中了,我这脑袋还不得和西瓜一样开了瓢。

  巨武上身,我以盔甲抵挡,对方一击被我挡住,却忽然使出全力,用脑袋对着我砸了过来,我皱起眉头,向斜后方一转,他的脑袋砸在了空处,我双手往地上一拍,魔火很快就包围了过去,将凯丰老头的四周层层包围,我双臂向上一扬,魔火立刻燃烧起来,火焰化作围墙包围在四周,凯丰立刻不敢多动,透过魔火盯着我。

  “老前辈,我无意伤你,但是这件事的确不是我们通天会和妖脉所为。这魔火你千万别碰,触之即死,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将凶手给你带回来!”

  我高声说道。

  “凭什么相信你?”

  凯丰身后一个法言会的弟子听了我的话后突然喊道,却在下一秒我拉出一道残影,以极速到了他的面前,断刀停在了距离他脖子不足一寸的地方,吓的对方惊呼不停,凯丰冷着脸,喊道:“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不能把凶手给我带来,我就和你玩命!”

  货轮此时快接近公海,元望依然被绑在椅子上,低着头,距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了,他的心情就像是被黑色油漆涂了厚厚一层,满满地都是黑暗。

  “师兄,好无聊啊,还有一天的行程,真是太无聊了。师兄啊,要不我把你解开,你和我打一架把。我真的很想和你打一架!”

  对方双手抱在脑后,大声喊道。

  元望仰起头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如果我和你打一架,你能放了我吗?”

  “那要看了,如果你全力出手,而且还打赢了我的话,那我也许会放过你。因为我实在是太好奇了,师傅说你全力出手比我厉害,我不相信哦。”

  对方走到元望面前,元望咬了咬牙说道:“好,我全力和你交手,你解开我!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六更写完。早点写完,早点下班,回家给母亲过生日,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