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一百七十六章,阁楼里的巫女

第一百七十六章,阁楼里的巫女

  “你好,这里是‘老军’网上竞标中心,如需竞标,请您按‘0’号键。”

  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0”号键,接着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对方的声音。开口说道:“先生,请您提供……”

  我粗暴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说道:“我是万林,给我接倪震天!”

  客服一愣,似乎有些吃惊,说道:“我们这里只负责竞标,并不负责转接,如果有任何疑问,您可以拨打公司电话。”

  “我说了,给我接倪震天!我是东北妖脉的大宗师,万林!”

  有些心急,我的口气也变的不那么友善起来。

  这时候电话那边传来“哔……”的一声,电话里传出了一个比较阴沉的男人声音:“万林阁下。头领正在午睡,您是否可以等上一个小时。”

  “你说呢?”

  我反问了一句,大约两三分钟后,电话里传来了倪震天的声音,听的出来的确是刚刚睡醒,鼻音很重,但依然很客气,说道:“万林阁下,我这年纪大了。中午就有些困倦,您已经到巴黎了吗?一切还算顺利吗?”

  “要是顺利的话,我也不会来找你了。你给我提供的那个地址我是找到了该找的人,可是他的记忆被篡改。整个巴黎似乎有大事发生,我在这里的情报太少,很多事情都没办法知道,你那边应该有情报网络吧。给我查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目前的处境很不利,一方面罗切特对我充满敌意。而且还完全克制我,而且对方在暗处,我在明处,现在就是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中。

  “好的,我这就让下面的人去查。另外我们在法国也有一些当地的分部力量,可以随时给你帮助。”

  电话挂了以后,我一个连法语都说不来,英语也只能算是二流的中国小子,站在了异国他乡,忽然有一种跌入了陷阱的感觉,罗切特每一次其实都有机会杀我,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杀我,为什么?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篡改罗切特的记忆。一个对于梦境控制出神入化之人,怎么可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所有的事情都说不通,让人觉得不对劲。

  我出了电话亭,在酒店里坐了约莫三十分钟,外面走进来几个中国人,向四周看了看后望见了我,快步走了过来,开口说道:“万林阁下,我们是‘老军’总部派来的联络官,刚刚才接到命令就赶过来了。”

  我点点头道:“情况我想你们大概都知道了吧,现在我就想知道罗切特到底在干什么?”

  来的一共是三个人,都是男性,其中两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带头的一个大约三十岁,短发,个子挺高,身材比例匀称,听见我的话后先自我介绍道:“我们还是想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老军’驻巴黎的情报部门分部负责人,少校级别,代号山猫,这后面是三位少尉,代号分别是台风,森林和牛仔。我们之前一直在密切关注罗切特的行动,但是从你们下飞机,到达巴黎之后,他的行踪就开始飘忽起来,尤其是在小剧院的事情发生后,他彻底就消失在了我们的眼界中。目前,我们也处于跟丢的状态。”

  我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那有办法找到他吗?这里没有情报网络?”

  山猫想了想后说道:“有是有,不过毕竟不是国内,很多手段我们都用不了。这样,您跟我们来,我们通过我们的手段想办法找到罗切特。”

  出了酒店,一路驾车出发,到了协和广场附近,车子停在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边上,路边有一排排梧桐树,房子看起来都不大,但是透出一股欧洲的气息,明明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但是却又在每一个地方透露出优雅和贵族的气质。

  路边有一些游客在拍照,前面不远处还有几个人在作画,我们四个走入了前方的小径,走入了一个三层的小阁楼内,阁楼里很阴暗,能够听见钢琴声,这在巴黎并不稀奇,很多时候都能听到从未知地方传来的钢琴声和小提琴声。

  一直上了三楼,山猫回头对我说道:“欧洲的格局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好,很多情报网络都不愿意和我们中国人做生意。部分黑市上流动的情报也不都是真的,而且要价恐怖。但是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我们还是发展出了一些自己的门路,这里住着一个老巫婆,大约两百岁或者三百岁,反正是个老不死的。巫术并不算太强大,但是占卜的能力很强,而且对于很多暗地里的消息都很清楚。我们平时也会来关照她的生意,所以她和我们还算熟悉,也不会要太多的钱。”

  说完,山猫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故意笑着说:“索菲亚婆婆在吗?”

  里面静悄悄的,此时一只纯黑色,碧绿眼睛的猫落在了我们身后楼梯的扶手上,审视着我们,那双眼睛里仿佛掺杂着人类的情感。

  “吱……”

  房门被轻轻打开,我们鱼贯而入,房间不大,墙壁上挂着一具骸骨,桌子上放着一些死去的昆虫,老鼠和蛇,还有一大堆西方欧洲黑魔法使用的道具。在一片黑布后方依稀间可以看到一个老妪的身影,整个房间光线很不好,即便现在是大白天,也依然给人阴气沉沉的感觉。

  撩开黑布,我看见了坐在桌子后方低着头,满脸皱纹似乎眼睛也睁不开的老巫婆,她很瘦,皮肤耷拉下来,看着就像是给自己的身体套上了一层皮。她穿着黑色的格子外衣,应该是羊毛的,不说话,也没怎么动,手上的指甲很长,手指如同干枯的柴火棍。

  “索菲亚女巫,醒醒。”

  山猫轻轻地扣了扣桌子,那只之前一直看着我们的黑猫轻轻地走了进来,落在了桌子上,接着发出一声猫叫,索菲亚女巫才清醒过来,仰起头用浑浊的眼睛望着我们,开口说道:“是你们啊,怎么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打扰我的好梦。”

  她说的是英语不是法语,倒是让我有些惊讶。山猫坐下后说道:“当然是来找你做生意的,毕竟你还活着,我可是给你送钱上门的客户。”

  “是是是,每一次都要压我的价,这么抠门的客户还是第一次看见。好吧,你们来说说,这一次是想从我这里买到什么消息啊?还是要我帮你们占卜一下这一次行动的结果。哦?今天来了一位新客人,一个年轻的,带着贵族气息,却又混合着泥土味道的中国少年。”

  她望向我,我却疑惑地问道:“你能看的见?”

  她微笑起来,耸了耸肩说:“只是双眼不那么明亮了,不代表我已经瞎了。好充沛的气息,就像是刚刚升起的太阳,凌驾于魔神之上的威严,年轻人,你是个危险人物啊。”

  我没有继续插话,女巫也好,神婆也罢,都是装神弄鬼,虚张声势为主。不过刚刚她那番话倒是打了不少擦边球,说的好像还挺准的。

  “最近巴黎很不太平,你知道一些什么吗?”

  山猫开口问道,问的很隐晦。

  索菲亚女巫笑着说道:“当然不太平,从东方来的年轻人搅动了一滩浑水。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小剧院里满是尸体,操控噩梦的男人正在暗处狞笑,记忆在变化,想不起自己是谁,却又知道自己的名字。你们想问的人,应该是罗切特吧……”

  这老巫女果然是知道些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