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一百六十一章,八尺镜

第一百六十一章,八尺镜

  我的声音并不响,但是绝对也不轻,对方肯定能听的清楚。穿着黑风衣,疑似淇虎的家伙当时就停下了脚步,不过背对着我。

  我提着断刀走了过去。慢慢接近,没有感觉到妖气,对方将身上的气息收敛的很好,看起来完全像是一个普通人,而这反而更加奇怪。

  在这个遍地都是妖怪的地方,身上没有妖气的只有一类人,就是阴阳寮的办事员,只是眼前这个家伙肯定不是阴阳寮的人,所以这种收敛可以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异常魁梧的身材,怎么看都有些扭曲,不像是正常人。

  “喂,穿黑风衣的。我说你呢,把脸转过来。”

  我开口喊道,对方依然没有动,此时的我已经走到了他的背后,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一搭,对方却立刻冲了出去,速度惊人,黑色风衣被抛在风里。身体化作一道蓝色的光影直冲到了对面的出口处,出口的地方是有门禁拦着的,却见其猛地举起手,亮出利爪对着门禁狠狠这么一拍,锋利的爪子将面前的铁栏杆给当场撕碎,正要冲出去的时候,魃龙一跃跳到了其面前。抬起头冷冷说道:“喂,你往哪里跑啊?”

  声音冰冷,对方不得不停下身来。此时的骚动已经引起了四周的瞩目,不少人都疑惑地望向这里,发出惊异的声音。

  旁边的守卫急急忙忙地冲上来,手上握着各种灵符,被逼走投无路的妖怪如同困兽一般紧张,我走上前去,这个身材高大的家伙果然是淇虎,虽然是人形的状态,但是依然有虎尾盘绕在身后的地上,皮肤表面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绒毛,在脸上,手臂上有一些蓝色的条纹,瞳孔里投射出绿油油的光。对着包围上来的众人露出锋利的尖牙。

  “什么情况?”

  奈奈子她们听见动静跑了出来,看见被围在众人中间的淇虎立刻吃了一惊,我笑着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丫送上门来了啊!放弃抵抗,我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魃龙活动了一下手腕,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淇虎的确很紧张,干咽了几下口水,咆哮了几声,大吼道:“我是东方的妖怪,没理由被你们这些家伙关押,就算是要惩罚,也该是中国的门派来惩罚我,你们凭什么!”

  这话却没来由地在我心里引起了一丝共鸣,不由得点头道:“说的有道理啊!”

  奈奈子惊异地望着我,我扛着断刀,一边往前走一边喊道:“去去去,都靠边,它没说错,要收拾它也该我们中国来收拾,你们凭什么!自家的孩子犯了错,只有自己才能打,外人碰不得。这老祖宗的规矩可不能坏了,去去去……”

  我推开旁边的守卫,淇虎听见我的声音惊异地望着我问道:“你是中国来的?”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是东北妖脉大宗师,万林!”

  报了名号,淇虎一怔,瞄了我几眼后说道:“我听我大哥说过你的事,在中国闹的沸沸扬扬,没想到和传闻中一样年轻。既然大家都是中国来的,你是人我是妖,同属华夏大地,那你一定要帮我逃出去。我不就吃了几个人吗?不就吸了几个女人的血吗?这些家伙关了我这么久,也该够了吧!”

  我活动着自己的手指,想了想后说道:“做人要讲规矩,你前面说的对,你是中国的妖怪得由中国的门派来惩罚。不过杀了人就是杀了人,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是这么个道理!现在我就以中国妖脉的身份来杀你,你该没话说了吧?”

  淇虎咬了咬牙,我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后还是要杀它,它脸色惊变,狂吼道:“杀我?你能杀的了吗?去你妈的!”

  身上冒出一片蓝色的光,向着四周投射,落地之后便化作一只只结冰而成的老虎,却是水行之中比较高级的幻化之术,这一点五行天命也做的到,水可凝聚万物之形,若是以灵力加持,可获穿行运转之力。此法神妙,为五行宗本法之一。

  有些妖怪就有着得天独厚的本事,往往可以在某些方面尤其突出,淇虎原为中国北方妖怪,在哈尔滨,老东北那一片有活动,身上的毛皮可以抵御冷风侵袭,善使水行之力,据说在战国时期,一个燕人远行,到了当时的朝鲜边界附近,天气实在太冷,就找了个山洞躲避,到了深夜,天上开始飘起大雪,他捡了一些干柴火取暖,却看见远处山坳坳里似乎有热气升腾,尤其是在寒风之中,这热浪还不断涌来,他便冒着风雪走了过去,却见那里竟然是一个被煮沸的巨大水池,水面还冒着泡泡,水中躺着一个大汉,眉目之间带着几分狰狞之气。他当时就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还以为是遇到了温泉,就想下去泡一泡,可没想到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就看见这大汉一下子在水中翻滚起来,没一会儿,一头绒毛蓝白相交的老虎从水里冲了出来,一跃跳上了天空,吓的这个燕人急忙躲避,而这老虎就是淇虎。

  此时幻化出的几头老虎向着我和魃龙袭来,虽然是操控水行之力的行家,不过我手上一扬起魔火,这操控的水行之力就彻底没用了。

  魔火在空中猛地一烧,水面被烧出一片片白雾,淇虎大吃一惊,看见水并不能浇灭魔火,脸色大变,正想向后退,却看见身后魃龙一口吐息喷出,四周冰虎各个碎裂,也阻止不了它。

  “放我一马,日后定然有重谢!”

  淇虎知道今天点子太硬,只能求饶,可是我却完全没有要和其和解的意思,冷笑一声说道:“不需要你的重谢,把命留下就行!”

  我指挥魔火沿着地面燃烧过去,淇虎被逼的几乎走投无路,却在此时,旁边不远处一个大汉飞奔而来,落在了淇虎身边,接着从自己外套中拿出了一面铜镜,随后往四周一照,我的魔火,地上溶化的水全部消失不见,就像是有个橡皮擦将我们释放的法术全部抹了个干净。

  “怎么回事?”

  我心中诧异,对方大汉抓住淇虎的手臂,接着手中铜镜一翻,光芒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强风吹动,我隐约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急忙往前跑,想将手伸进光里,可才触摸到光芒的边缘就看见他们两个的身影消失不见,眼前的地上彻底为空。

  “不见了?到哪里去了?”

  我吃惊地问道。

  看向四周,整个大厅内不曾有他们的身影,冲了出去,站在外面的街道上,此时也是空无一人,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且毫无征兆,甚至没有念咒或者凌空画符。我的魔火,对方的水流也可以被轻易抹去,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这镜子是什么来历?

  回到地下,守卫们正在处理善后工作,奈奈子站在我身边,我问道:“刚刚的铜镜看见了吗?”

  她点点头,狐疑地开口道:“这铜镜是你们中国的法宝吗?”

  我不能给出肯定的回答,中国流派太多,神器也太多,不说神器,一些厉害的法器更是数不胜数,但是能够将我的魔火抹去的法器一定是神器,可到底是什么来路?

  正在此时,一直在旁观战的小囧忽然走过来说道:“那面铜镜,根据我的分析和推测,可能是你们日本三大镇国神器之一的,八尺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