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伪装起来的弱小,暴动的巫女

第一百三十一章,伪装起来的弱小,暴动的巫女

  事情突然就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而且变化的太快了,快的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准备。

  以丫丫对付何安时候的身手,魃龙上一次能够将其打晕当真算是运气好,这一次当然没那么容易制服丫丫。

  黑色的气流在向外涌动。丫丫站在黑气中,血与恨互相交织,这样的她,是我心里最不愿意看见的她,这样的哀伤遍布我的整个心灵。

  “鬼女,是鬼女!”“鬼女暴走了,快去阻止她……”

  纷乱的世界,乱的让人有一些无法正视,丫丫仰起头,黑影在背后浮现,控制不住的情绪揭开了今夜杀戮的序幕。

  过去种下的因,如今该是还的时候了。

  修士们手持武器包围住了丫丫,她身后的黑影双臂一扫。这些修为道行都如此弱小的修士们被丫丫轻易打倒,靠近的人更是被黑影如同刀锋一般的手臂撕裂,当第一个人死亡时,我知道今夜的杀戮已经拉开了序幕。

  “丫丫,冷静点!”

  我大声喊道,但是她已发狂,用嘶吼的声音回答了我的问题。

  博哀害怕了,这个狂热的老家伙回头大喊道:“快冲,你们快往前冲。阻止她,鬼女也会疲劳,等她疲劳了,我们就胜利了!”

  然而,这样骗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地上的尸体一具叠加着一具,死亡的人数还在上升,灯被打开了。能够看见地方全是鲜血,博哀和薛怼根本不敢靠近丫丫,身后有人拿出了猎妖弩。对准了丫丫猛射过去,足以洞穿妖族的弩箭还没碰到丫丫的时候就已经被弹飞了出去,黑影保护下的丫丫常人根本就无法靠近。

  “兄弟,你,你快点阻止她,什么条件我们都能答应!这些人要是都死了,我们的防御力量又会大大降低,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啊!”

  梵天都情急之下只能来求我,他想用老百姓来说服我,我回头看着他,低沉地开口:“我要梦琉璃。”

  “不行,绝不能给他!我们有办法阻止鬼女!”

  博哀听见了我的话,立刻高声喊道。丫丫听见了博哀的声音,踏着一地的尸体和鲜血冲了过来,博哀急忙后退,更多的年轻修士顶了上去。

  “梵天都,你每犹豫一分钟,就有一个人倒下,死亡对我来说太熟悉不过,但是对你们来说,这些人的性命真的那么不值钱吗?我不想威胁你,但是有时候恶人还需要有人来做!”

  我回头轻声说道,梵天都看着丫丫,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终于狠下决心,将梦琉璃抱了过来交到了我的面前。

  “逆子,你竟然不听我的话!”

  博哀大吼起来,梵天都终于忍不可忍地说动:“闭嘴,你这老匹夫!”

  长久压抑在心头的痛苦,以及那不断在心灵深处滚动的悲情,让梵天都终于忍受不住,博哀愣住了,我接过梦琉璃,回头看着丫丫,发狂的丫丫正想撕碎眼前的修士,背后的黑影已经将那个年轻的修士从地上举了起来,挣扎着,绝望的灵魂透过眼睛向外看去。

  “丫丫,住手!”

  我的吼声镇住了丫丫,黑影因此停手,我握着梦琉璃,看着地面上流动的鲜血,这些鲜血泼洒在墙壁上,滴落在了酒杯中,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让人晕眩的腥味。

  丫丫望着我,我知道她在看我,但是因为没有眼睛,却反而让这样的对视变的有些可怕。我放低了声音,轻缓地说道:“丫丫,把你的手给放下来,没必要将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在这些无辜的人身上。我们的仇恨不该被压抑,但是仇恨的宣泄不能对着那些无辜的人。”

  那个被她抓在手里的修士还在挣扎,双腿不断地向下蹬,丫丫低下头,长发遮蔽着她的面容,好久之后才抬起头来,对着我说道:“那我要杀了博哀……”

  博哀,神女再造计划的源头,此时却早已经消失在了房子内,不见了踪影,因为害怕面对死亡。包裹在疯狂下真正的样子居然是如此的不堪,他逃离了这里,口中每每喊着要再见到鬼女,但是真正见到鬼女的时候,却又如此惊慌。

  说到底,依然是个伪君子……

  “跑了!”

  薛怼吃惊地说,丫丫的愤怒再度飙升,黑影将那个年轻的修士举了起来,正在要将其撕碎的一刻,我已经走到了丫丫的面前,她紧张地后退,我却伸出手将其揽入了怀中。黑气冲击在我的身上,被灵力大面积地化解,剩余的力量就像是少女的拳头捶打在我的胸口,痛的并不是皮肤而是心灵。

  “放开我,放开我啊!”

  丫丫大喊着,却始终无法挣脱我的怀抱,我在她身边低声说:“过去的种种,仇恨,悲伤,放下吧。等我顿悟出关,我帮你杀博哀……”

  她依然在挣扎,却在此时,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这一刻时间好似被套上了真龙之泪的束缚,缓慢地流动,丫丫的脑袋靠在我的胸口,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努力地呼吸,接着嚎啕大哭起来。

  “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痛苦,我的心好痛苦啊!”

  无论外表有多么坚强,我坚信那个会拉着我的手,在我身边笑呵呵地跟着,嘟囔着嘴巴说没吃饱的孩子是不会变的。

  那个即便牺牲自己也不愿意伤害别人的姑娘一直都在,只是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法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当流连失所,当悲伤绝望在她心里涌动的时候,她选择了以强悍的杀戮来伪装心中最深处的孤寂。

  “乖,大哥哥回来了……”

  也许这百年来,这个小丫头所等待的就是这么一句话,就像是当年的我。

  当师傅失踪之后,当伏羲告诉我,只有把所有我师傅所在乎的人和事物全部摧毁,才能让他归来。当他告诉我,师傅归来的一天一切都会复原,那时候的我和如今的丫丫一样,选择了举起屠刀,选择了用恐怖来掩饰自己的弱小。

  而我也许是最理解这句话的人,因为我和此时的她如此相似。

  博哀逃出了地面,马不停蹄地坐上绒齿兽,向着远处跑去,直到绒齿兽疲惫之后,他才下来休息,已经进入了密林,四周看起来很安静,他懊悔地踹了一脚大树,喝道:“该死!”

  却在这一刻,黑暗中有一股黑潮缓缓涌了出来,慢慢靠近他,接着黑潮包裹住他的脚踝,一点点地蹿上了他的身子,最终猛地冲入了博哀的大脑内。

  博哀忽然全身颤抖,口中吐出白沫,大喊了几声后倒在了地上。黑气流出,拖着博哀的尸体一点点往远处的树林更深处流去……

  在地下,梵天都安排了一间新的密室给我,丫丫站在门前为我护法,房子里一片黑暗,只有散发出幽光的梦琉璃。

  我将手按在了梦琉璃上,很快就感觉到一种奇妙的力量,就像是我在最寒冷的时候浸泡在温泉中,舒服而温暖。

  “好舒服。”

  我低声说道。

  仰起头,却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我乍一看以为是元始正想将手收回来的一刻,这虚影很快就消失不见,接着我闭上眼睛,四周的黑暗空间转眼间变了!

  这个白色的身影再度出现,缓缓转身,看见的竟然是少典的脸!

  都说梦琉璃可以净化人的灵魂,而我灵魂深处最不稳定的也许就是少典,他曾经帮我,却也分裂着我的灵魂。

  而在少典的身后,一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却带着坏笑的男子扬手说道:“呦,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