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六十四章,老魔头

第三百六十四章,老魔头

  大胖这话一说出口,立马让原本开心的欢迎会气氛降到了冰点,我也是一愣,看的出四周的气氛有一些凝滞。我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众人脸色都是一僵。小魏尴尬地笑了笑道:“是个麻烦事儿,没想到我们都给忘记了,嘿嘿……”

  他说的很笼统,我奇怪地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说具体点,刚刚我听见什么老魔头啥的,具体是什么情况?”

  众人脸色更僵了,却听见我身边的张老头开口说道:“其实是这样的,我们负责给这里的囚犯送吃的,一般来说这些囚犯都会被关在隔间里,可也有特例。一些曾经给我们龙虎山或是危害整个江湖的囚犯。是会被特殊照顾,也就是被关在特殊的牢房中。这里有个老魔,名字啥的我们也叫不上来,听说过去曾经是江湖上叱咤过一时的厉害人物。好像打上过我们龙虎山,是非常了不得的高手,如今被关在我们龙虎山内,住的就是单间。因为这老家伙脾气不好,虽然身上套了灵觉枷锁,但是动不动就放出点怪风来袭击我们,虽然伤不了我们,可也弄的我们很不舒服。尤其是我们这些本来身子骨就不结实,此时更是被弄的有些恼怒。后来,我们索性就不愿意给他送饭。让他饱一顿饥一顿,久而久之,我们有时候就会忘记给这老魔头吃饭。这不,今天就忘了嘛……”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我接着问道:“那你们脸色这么僵是为了什么?”

  岳师兄叹了口气道:“我们这些人,要么是有病,要么是体弱,这老魔头总是戏弄我们,动不动就吹出怪风还发出狂笑,对普通人来说是戏弄。对我们来说就如同折磨。所以师兄弟们都不愿意去送饭,害怕被他这么弄一下,因此每次都是大胖去送饭,有一回我去了,怪风一吹我摔倒在地,还咳出血来了呢……”

  听到这里,我倒是来了几分兴趣,反正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日子,倒不如和这里真正的“居民”打个招呼,于是我拎了剩下的小半瓶酒,笑道:“既然几位师兄都有苦难言,那今天这苦差事就交给我来坐吧。”

  此话一出。大家都是一愣,小魏笑道:“真的吗?”

  “那是自然,你们先吃着,等我送好饭回来,再和你们好好聚一聚。”

  我低声说道。

  听这么一说,众人纷纷点头。我拎着半瓶酒,跟着大胖走了出去,到了升降台边上,他将一个竹篮递给了我,里面装的饭菜都已经冷了。

  “你下去后会有守卫盘查,你出示一下自己的令牌就行,然后告诉他们是给老魔头送饭,他们就会给你指路的。你自己多加小心,老魔头真不是好惹的。”

  大胖交代了几句,升降台载着我一点点往下沉。

  四周都是火光,石壁被大漠的非常光滑,下降的速度不快,但是很稳。我们大约落下了有三十多米的距离,随后听见了下方传来的喊声,如同每一个牢房一般,这里的地下世界同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吼声,透出了不甘,憎恨,愤怒,痛苦,而最多的声音却还是灵觉枷锁不断被撞击后传来的“咚咚”声,这是套在他们肩膀上,锁住了他们所有希望的魔鬼,但是一旦杂碎,摧毁的却还是犯人自己。

  下降了大约100来米,四周遍布各种机关,阵法更是不少,除了最厉害的三重杀阵,各种小结界更是一个连着一个。

  “什么人!”

  我听见一声低吼,抬头看了过去,却见几个身穿不一样制服的龙虎山弟子举着长剑走了过来。

  “我是北荒山新来的弟子,是来给老魔头送饭的。这是我的令牌……”

  我举起自己的令牌,对面之人拿过去用特殊的紫色灯光这么一照,上面有龙形气息微微流动,确认我的身份后对面的守卫开口说道:“那行,你跟我来吧。”

  穿过一间又一间漆黑的牢房,近距离地感受着这里的黑暗和压迫,就连龙虎山守卫穿的衣服都是漆黑的制服。

  “你笔直往前走,传过前面的门廊,看见一个白色的牢房门就是老魔头的房间,不过我倒是要提醒你一句,送了吃的就厉害,要不然被他给捉弄了可别喊救命。”

  说完这家伙自顾自地离开了,我提着竹篮往前走,还真是挺好奇的,一个戴了灵觉枷锁的人为什么还能够捉弄其他人,是因为灵觉枷锁不能完全锁住他的灵觉还是他有其他的技艺和本事?

  走过了门廊,前面的火光更暗了,仿佛是故意不在这里插上更多的火把,依稀间可以看到前方有一扇白色的大门,我走了过去,敲了敲牢房的铁门,随后将铁门下方的隔板给拉开,将竹篮塞了进去,正想将铁板拉下来的时候,突然间一阵怪风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下子将我吹倒在地,随后我便看见一张被白色长发遮住的脸暮然间出现在眼前,紧接着是一阵阵恐怖的大笑声。

  “哈哈,今天怎么换人来了?怎么还是个小娃娃?那些家伙都怕我怕的要死,你怎么还敢来?是不是被他们骗了?哈哈。”

  他一边笑一边大吼,我想从地上站起来,可脚下却一直在打滑,这风很奇怪,如同一双双大手抓住了我的脚,我刚想使劲却又立刻被扳倒在地,而这笑声又让人心里发毛,仿佛魔音一般在我耳边回响。

  “别嚎了!”

  我大吼一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这白发的老家伙还是笑个不停。

  “哼,开始了。就是不知道这新来的能支撑多久……”

  一群守卫早已听到了笑声,却没人靠近,还在窃窃私语。

  我坐在牢房前,既然站不起来,我索性就靠着墙,随后用双手撑着墙面,一点点地往上挪移,却在此时,身子一个踉跄,又摔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的我咧了咧嘴。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他大笑不止,我摸索着从怀里拿出了那半瓶酒,放在眼前挥了挥,就这么一个小动作之后,笑声突然就消失了。

  “喂,外面的小子,你拿来的是酒吗?”

  他低声问我,语速非常急促。

  我没回他的话,索性盘腿坐了下来,拧开酒盖让酒香飘了出来,阵阵往门里钻,这老家伙索性将脸贴在门板上,用鼻子使劲闻个痛快。

  “是酒,是酒,哈哈,我好久没喝到酒了。快,把酒给我……”

  他激动地喊道。

  眼前的情况是我之前就已经猜到的!

  江湖中人都喜欢喝酒,过去无论是齐星老头还是黑宗老头,大齐,虎哥都爱喝酒,有的甚至嗜酒如命。我来送饭的时候就知道饭菜里肯定不会放酒,所以故意拿了半瓶,为的就是好好勾引一下这个爱作弄人的老家伙。

  没想到还真被我给蒙上了,老家伙一看见酒瓶子就和不要命似的。

  “要喝酒啊?这也不难,你先把四周的风都给我收了,然后我问你点事儿,你肯说自然有酒喝,要是不肯说,那我就在你面前把酒都给干了。”

  我笑嘻嘻地说道。

  老家伙顿时大怒吼道:“你这臭小鬼敢这么和我说话,你可知道我曾经是谁!”

  我耸了耸肩道:“无论你过去是谁,如今你都出不了这铁门,所以,还是乖乖配合我吧。”

  老家伙顿时暴怒,不断地敲打墙壁和铁门发出激烈的碰撞声,可过了一会儿后,还是乖乖地将风都给收了进去,我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门边上,蹲下来说道:“配合我就有酒喝。好了,先问问你,你是谁?怎么称呼啊?”

  老家伙指了指酒瓶子,我倒了一瓶盖进去,他立刻如获至宝般捧在手里,随后一口饮尽,接着回味无穷地露出了笑容,片刻后才说道:“我过去叫魔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