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二十二章,来自白马寺的和尚

第三百二十二章,来自白马寺的和尚

  我在后边看的好笑,释行上一次和我赌斗是因为没看清我的实力,这一次要是输在了这一招猴子偷桃上,光这点我能笑一年。

  “你这家伙。手不规矩啊!”

  释行艰难地说道,脸都绿了,用了金刚坠的腿都在微微颤抖。

  “这家伙快不行了,邀请函是我们的了,灵符也是我们的了,哈哈。”

  几个家伙大声叫了起来,释行双腿抖的更厉害了。

  我尴尬地憋着笑,手轻轻地一挥,淡淡的灵气化作飞镖击中了对面猴子偷桃家伙的手。他痛哼一声,将手给收了回来,释行立刻长出一口气,喝道:“啊!”

  佛光外冲,将四周的人全部震飞,胜负在此刻分出,释行的脚并没有离开地面,一群人倒在地上痛的大呼小叫。

  释行从对方手中拿过邀请函,冲着男子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喊道:“让你猴子偷桃,疼死我了!”

  我捂着嘴,等释行走过来后,我笑着说道:“我好像听说有一种功夫叫铁档功,嗯。你该练练,哈哈。”

  他脸色铁青,拿着邀请函,跟着我走出了人群。

  “说说吧,你来蜀中干什么?不会也是来看热闹的吧?”

  进了招待所,四周都是自己人,我才开口问道。

  “上次你大闹仙族之后,我就离开了台湾。江湖最近比较太平,也没什么大事儿发生,所以我闲得无聊。还好听说蜀中发生了大事儿,我觉得肯定和你有关系,所以就来瞅瞅热闹。没想到还真遇上你了,哈哈。”

  他弹了弹邀请函,脸上笑容更盛了。

  “而且,蜀中过后,我还打算和你一起去参加洛阳妖族举办的妖族大战。你可是山海楼内选出来的年青一代代表。不过说实话,少了你,江湖还真很寂寞,哈哈。”

  释行一边说着,一边嗅了嗅鼻子,回头看着大齐说道:“兄弟身上有股女儿红的味道啊。”

  大齐一怔,点了点头,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了酒壶,释行立马笑脸盈盈地贴了上来,勾着大齐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十年陈的,好货啊,这市面上也不多了,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给兄弟我尝一口?”

  我在旁边看着想笑。大齐是不知道释行的德性,傻乎乎地真将酒壶递了过去,释行接过来后一仰头,这嗓子就和水管似的,酒往下灌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几秒钟后还给大齐的只剩下了一个空酒壶。释行一擦嘴巴,笑道:“好酒啊,不过咱们不说谎话,一口就是一口,哈哈。”

  大齐将酒壶倒过来掂了掂,最后一滴落在了地上。

  “你这花和尚!”

  大齐作势要打,众人顿时哈哈笑了起来,我则开口问道:“虎哥呢?段叔失踪,估计是去了唐门总部,我想找他商量商量对策。”

  “在隔壁房间吧,今天就没见他出来过。”

  猫仔开口说道,我点点头,走到了隔壁房间,敲了敲门后里面传来了声音。

  “没锁,你进来吧。”

  虎哥说道。

  我推门走了进去,看见他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电视机开着,但是显然他没有看的意思。

  “段叔估计去了唐门,我们三天后也去,你不要紧吧?”

  我见他脸色阴沉,便开口问道。

  他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

  见他心事重重,我没再多说什么退出了招待所,离开房间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另一只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正不停地搅动在一起,过去他有这个习惯,都说明了他心里有什么事非常矛盾难以决断。

  我没多想,晚上众人在镇里一起吃的饭,大齐和释行坐在一起,俩人一喝酒立刻就变成好哥们了。祁三通看起来还有点局促,显然觉得自己本事太低,有一些不敢说话。

  我剥着花生米,看了看饭桌上的人后说道:“虎哥还是没出门啊,一会儿给他打份外卖上去。”

  “对了,释行,你原来是哪个庙的啊?”

  大齐喝着酒忽然问道。

  释行一怔,随后拍了拍脑袋道:“我在密宗长大的,后来去了白马寺,研习的都是金刚之法,哈哈。”

  我一愣,这货居然是白马寺出来的,那就是代表研习的是最正统的佛法,我开口问道:“那邓然你认识不?”

  释行听见这名字后顿时笑了起来,高声说道:“那哪能不认识啊?这小子命好,从小就跟着空净主持修习佛法,不过人特别好,小时候是个怂包。见了寺庙附近有人打鸟,杀鱼啥的,他都要哭。还经常被寺里平辈的小沙弥欺负,每次都是我帮他出头,他私底下喊我大哥的。”

  脸上洋溢着笑容,这家伙提起邓然的时候感觉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冬扔丸弟。

  “那你不好好在庙里待着,跑出来干啥?这兵荒马乱的,白马寺多安全啊,空净大师坐镇,谁来不得敬三分。”

  大齐接着说道,释行脸色微微一变,喝了口酒后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笑道:“我在庙里犯了点事儿,嘿嘿,所以被扫地出门了。差点没废了我这一身修为,后来还是空净主持看我修行不易,就没给废了,说让我在江湖中还能有点本事吃饭。”

  大家顿时笑了起来,猫仔说道:“原来是被人扫地出门了啊,你犯了啥事儿啊?该不会是看中了哪个漂亮的香客,想搞人家被发现了吧?”

  猫仔这些年跟我们混在一起,这说话也和我们似的,一套一套。

  “哈哈……”

  释行就是干笑,也不说话,一个劲地喝酒,像是默认的样子。大齐酒劲上来了,红着脸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不错啊,还有这个心思。不过都是男人,清规戒律憋着是太苦了,如今来到了这尘世,有机会哥带你去开开眼,让你知道知道啥是会所,啥是天上人间,哈哈。”

  我微微一笑,继续剥我的花生米,这一夜的蜀中特别平静,如同风暴前的安宁。

  蜀中唐门总部内,段飞脸上蒙着黑布,被人拉着停了下来,有人将他头上的黑布给揭了下来,他眨了眨眼睛,却看见眼前坐着一堂的人,宽阔甚至可以被称为巨大的大厅灯火通明,前方坐着一个老头,弯着腰,靠在石壁上,双眼如同鹰隼一般地盯着他。

  “唐凌峰。”

  段飞冷漠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大胆!”“大长老的名讳是你直呼的吗?”

  四周唐门之人立刻喊了起来,段飞冷冷一笑,双手狠狠一甩,手上的铁链立刻就崩断了,唐凌峰扬起手说道:“都静一静,你们的确是没资格直呼我的名字,不过阿飞还是有的。毕竟是曾经给我们唐门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

  段飞从石墙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一群唐门杀手中间,如同坐在了百鬼面前,却怡然不惧地望着唐凌峰说道:“你亲自现身来见我,说要将周忻交给我,如今我跟你来了,人呢?”

  唐凌峰微微一笑,很快就有人推出了一个架子,上面放着一个手机,手机内传来了周忻的声音,多数是在发疯般的低吼,很少能够清楚地说话。

  “你们对她干了什么?”

  段飞一下子激动地吼道。

  唐凌峰看着他,依然笑着说道:“我们什么都没对她做,她被我们抓到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这样。所以你要怪,不该怪我们,应该去怪国字号第五组。”

  “我要见她!”

  段飞高声说道。

  “见可以,甚至我也可以让你带走她,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要你再一次成为我手中的利刃,为我杀一个人……”

  唐凌峰脸上的笑容此时却变的阴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