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二十章,饿狼

第三百二十章,饿狼

  青龙回到我的身侧,寒风萧萧,我紧了紧拳头。

  三十个训练有素,所有攻守配合近乎完美的杀手。所带来的威胁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那么简单。

  石面三十虎看不到脸,所以我无法从他们的脸上来判断他们的表情和可能产生的行动,他们所使用的武器都是一模一样的,全部是手臂长短的宽面刀,有血槽,而且刀面带有向后的锯齿和倒刺。

  互相僵持,我没有动手,他们也都保持不动,从体型上也看不出太多不同。应该都是男人,而且全部杀手的身材,身高都近乎相同。

  眼前的战局对我是很不利的,所以再动起手来,我绝对不会和他们近身作战,而是会选择用巫器来释放类似龙息术或是神葬之手之类的大范围攻击的法术,即便一击过后他们不一定全倒下,但是至少能让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倒下,破坏了他们的所谓完美配合。

  龙息术释放的速度比较快,我心中已经确定了使用龙息术,一把握住了巫术,只是我这个举动刚做出来,对面已经有了反应。就在我准备拔出巫器的一刻,对方已经举起了宽面刀对着我齐齐扔了过来,三十多把刀,化作了三十道银色流星,我急忙闪避,但是这一躲本来想要集中精神释放龙息术的我却被打断了。

  “杀!”

  对面的石面三十虎齐齐大喊,三十把刀在空中居然突然停住了,我抬头这么一看,顿时一怔,却见三十把刀猛地被抽了回来,如同被磁铁吸了回去一般。

  接着石面三十虎冲了上来,有三人跃上空中,握住了宽面刀后重重地向我劈了下来,另外还有数人绕到了我的身后,断了我的退路,剩下的人在正面强攻。可以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眨眼间就完成了对我的包围圈。

  我被打的那叫一个憋屈,心里火气不断地上窜。就在天上的三个人重重地劈下宽面刀的时候,青龙站了起来,抬手一掌打出,龙爪接住了三把从正面砍下的宽面刀,我冷哼一声,魔火在脚下流动,很快就蹿了出去,向着四周爆发性地窜起,将想要包抄我的众杀手给逼退到了魔火之外。

  青龙接住了三人的宽面刀后另一只龙爪向上狠狠一扫,龙气划过天空,将头顶上的三个杀手连人带刀打飞了出去,手上的兵器也被青龙轻易地卷成了一团,扔在了地上。

  三个杀手落在了不远处,其中一人是最接近青龙的,也是吃下最多龙气的一人。落地后便嘴角溢血,显然是受了伤。

  这样,石面三十虎所谓的完美攻防就已经有了一个破绽,我将巫器捏在手中,火巫龙息之术已经成型,一条条火龙在四周矗立,对准了围绕在中间的石面三十虎,烈焰吐出。

  “还没完内。”

  我将巫器收起,仙气在手中凝聚,抬手挥出,仙气在空中化作了一片光雾照下,这是我从闫封如那里学来的。冬状叼技。

  石面三十虎被仙气包围,出去的话就会被仙雷击打,头顶上又有烈焰焚烧,他们的唯一出路就是地面,也就是从脚下挖个洞逃出去。

  火焰之中,无声无息,我猜到了他们肯定会这么做,所以早就有后手已经准备好了!

  收起了青龙,我将右手的手心按在了手背上,随后往前推了出去,仙气在手心中缓缓旋转,同时还有五行天命被放出,以仙气为能量扩充变大,将烈焰吐息的四周地面震动出了一道道裂缝,土地崩坏,石屑翻飞,刚刚从火焰中钻地逃出的一群杀手此刻被五行天命和仙气再度逼出了地面。

  “土牢,成型!”

  我手指向上一点,土地开始上涌,化作了一只只巨大的石头大手抓住了这里的每个杀手,牢牢地将其身体锁住,原本进退一致的石面三十虎,此刻所谓的完美配合被彻底瓦解!

  “嘭,嘭……”

  老熊和段飞过了几招,他们的交手没有我们这里激烈,但是却更加凶险,看的出这个老熊有真本事在身,对敌的经验也远远比我面前的这些石面三十虎要强的多,能够在段叔手底下走过数招的唐门杀手,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你退步了。”

  老熊和段叔过了一招后,各自推开,老熊开口说道,声音里有几分得意,但是当他的眼睛落在了我们这边,看见石面三十虎已经彻底被我控制住后,脸色立刻变了,一下子凝重起来。

  “你进步不小,我记得当年的你最多在我手上走过十招,如今不错,已经过了十五招了。”

  段叔依然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那是当年,我早说过了,当年的你是头狼,如今的你老了……”

  老熊将大刀点在地上,刀锋看起来很钝,却有一种奇怪地感觉,仿佛这刀有生命似的,又好像是刀中有血在流。

  “这刀我记得当年是唐凌峰赐给我的,我没要,才落在你手上的吧。”

  段叔看了看老熊手上的大刀说道。

  “因为你眼拙了!这是把嗜血的好刀,有妖灵护体,具有魔兵之威,你当年没要是因为你太自负,觉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兵器,而今天,我就要让你死在这把魔兵之下!”

  他低吼一声,双手举刀,对着段叔重重劈了过来。这一斩居然劈出了刀气,这刀气竟是红色,如同鲜血一般在空中流动,转眼间就到了段叔面前。

  这一刻,段叔身上黑衣微微飘起,随后整个人在刀气面前突然消失,等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老熊的面前,老熊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他肯定是没想到段叔为什么会有这么快的身法,但还是做出了反应,猛地举起了手上的大刀劈向段叔。

  刀是从段叔的左边劈过来,因为刀在老熊的右手上,段叔举起的也是右手,手上什么都没拿,当刀锋落下的一刻,他竟然用自己的手接住了这嗜血的战刀。

  “空手入白刃,你竟然接下了我的魔兵!”

  老熊大吃一惊,抖动手腕,想要将刀锋从段叔的手上夺回来,可是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刀锋却都纹丝不动。

  情急之下,老熊举起左手想捶打段叔的下巴。

  “多年前我就对你说过,你最大的破绽就是每一次攻击顺利就会得意,而一旦得意就会出现巨大的破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改。连你的刀都没办法碰到我,你的手可能吗?”

  说这话的时候,老熊的拳头已经被段叔用手牢牢地抓住了。

  “不!”

  老熊艰难地说道,段叔眼中寒芒一闪,手腕翻转接着一扭,只听见两声“咔咔”之音,很显然,老熊的手腕已经被段叔给拧断了。

  “额……”

  肯定是非常痛,但是老熊的表情变化不多,低吟了一声,被段叔一脚踹飞,战刀也脱手而出,整个人落进了铁门中。

  段叔甩了甩手腕,回头看见已经被土牢擒住的石面三十虎,低声说道:“还是你快。”

  我笑了笑,耸耸肩什么也没说。

  段叔走进铁门,将老熊从地上拉了起来,拽着他的衣襟沉声说道:“老熊,我不想杀你,都是老相识了。我给你留条活路,你告诉我唐门总部变化如今的位置,还有紧急制动的阵法破解之法,我就放了你。”

  老熊看着他冷笑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不想杀我?你天生就是个杀手,但是你却违背了你的天赋,将你最大的本能给掩藏了起来。但是今天我看到了,你还是头狼,而且是一头饥渴了很久的饿狼,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