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百一十八章,杀人不见血

第三百一十八章,杀人不见血

  人的性格和价值观有时候是想通的,什么样的性格就会决定什么样的价值观,我眼前的祁三通便是如此。

  其实像他这样在江湖中厮混的人很多,每天在江湖中奔波。一样是刀口舔血,一样是有今天没明天,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愿意苟且地活着,但是显然我面前的祁三通不愿意,他也不是这样的人。

  当他义无反顾地跪下,并且只是希望我能带上他的一刻,说明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但是却不是一个坏人,因为他没有要求的太多。很理智,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而这样的人,就如同一个还没被点燃的爆竹,他静静地放在那里,谁都不知道爆炸后会有多响,但是当火星落在他的身边,也许就会带来一声巨大的鸣响。

  “那就起来吧。收拾一下,你的徒弟就别去了,你跟着我们,管好自己。”

  我低声说道,他脸上露出笑容。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地走向了门外。

  第二天一早上的路,之后一路并没有遇到什么事儿,只是我们要去唐门的消息越传越开,在我们再度接近蜀中的时候。几乎大半个江湖都知道了,而来蜀中看热闹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等一下,我先去暗杀堂的几处秘所,万林,你和我一起去。其他人找地方落脚。大家低调点,现在我们可是在唐门的地盘上。”

  段叔低声说道,眼睛瞟了一下虎哥,他没叫虎哥是因为心里的疙瘩还没放下。

  “好。”

  我应了一声,下了车后跟着段叔快速地走进了街道内。这里是蜀中一个地级市,并不怎么繁华,但是人流倒是不少。很多人都看的出来是圈子里的人。

  其实很好认。第一看穿着打扮,现代人都喜欢戴佛珠,有的喜欢戴一些宗教的饰品,道教的不多,主要是灵符,佛教比较多。圈子里的人也会戴,但是戴什么,怎么戴都有讲究。以我的眼睛扫过去,这些器物上是否有法力加持,如果有的话,自然有灵力流动,如果没有的话,就是普通器物,灵异人士身上的灵力也会影响身上的饰品,尤其是经过祭炼后的法器更是如此。第二,看一个人的步伐,普通人走路各不相同,不过大多是弯着腰,走路拖沓,而学过舞蹈或者是当过兵的人,走路就神气不少,但是一般来说当兵的兄弟和学舞蹈的妹子走路都特别快。但是圈子里的人走路步伐很稳,但是你感觉很慢,其实速度并不慢,走路很笃定,道行越高,走路的样子就越是有一种踏云的感觉。第三,便是观面,这一点即便我道行浅薄之时也能看出来,人的面相很有讲究,修炼之人,脸上有两处和常人不同,眉心和人中,眉心以及四周的印堂有光,而人中则又深又沉,便是修炼所致。

  当然,入了这个圈子,时间久了,什么来路一眼就都看出来了。

  “唐门暗杀堂,有大小中三个分支,我们今日要去的是小分支,唐门总部地址不变,但是进入唐门总部的密令和法阵,基本上是三月一变,而中和大型分支全都是一月一换地方。只有大型的暗杀堂分支才知道密令和法阵的破解方法,所以我们要先找到大型分支。”

  段叔到底是从暗杀堂出来的,对唐门的事情简直是了若指掌。

  “嗯,好。”

  我低声说道,这时候其实也插不上什么话。

  跟着段叔在城里转了好几圈,前方到了路的尽头,只有一颗造型奇怪的大树,我奇怪地说了一句:“这里没路了啊。”

  “你看这树的造型像什么?”

  段叔指着眼前的大树问道。

  我瞅了瞅,中间特别宽,两边仿佛各带着一个帽檐,我想了想后说道:“有点像是个戴着帽子的人脸。”

  “恩,这树后面就是暗杀堂的小分支。你在这里等着,我过去。”

  他快步走了过去,随后将手放在树的表面,轻轻一拍说道:“三年风雨了无横,人间沧桑江湖变。我来见鬼!”

  他这么一说,对面的树表面轻轻裂开了一条缝,随后露出了一个人的眼睛,低声说道:“哪一路的朋友?为何会说我暗杀堂的密语?”

  段飞此时是戴着鸭舌帽的,眼睛也被墨镜遮着,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正常,他也没有暴露身份,低声说道:“有人要杀,有鬼接吗?”

  里面的人低声问道:“什么人,要什么鬼?”

  “杀老人,要老鬼。”

  段飞继续低声说道。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老鬼不在,隔日再来。”

  对方很谨慎,我多少听懂了一些,对方估计是觉得段叔比较可疑,所以不愿意放他进来。

  段飞开口道:“事儿急,能通融吗?”

  对方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老鬼不在,速速离开。莫要惹了众鬼,将你食了!”

  看起来对方是有一些恼了,段飞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慢慢退了回来,对方见段叔离开,立刻消失,段叔走到我身边,在我耳朵边上说道:“把门炸开,直接来硬的。”

  我点了点头,往前走去,站到了树前,轻轻将手放在了树的表面,里面的人估计真是恼了,猛地喝道:“叫你走不走,真当我们好欺负!”

  我冷冷一笑,手中魔火猛地燃烧,金色火焰一闪,喝道:“焚!”

  火焰一下子将大树给烧了起来,里面的人立刻惨叫起来,火焰越烧越旺,很快树皮就彻底裂开,露出了其中的真容,一个家伙被烧的半身是火,但是没有吭声,显然很痛可是在忍着。

  我往里面走了一步,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往下看去,却见底部是空的。

  “竟然是空的。看起来还真是别有玄机啊。”

  我笑道,段叔从我身后无声无息地走过,当年我就发现段叔有这个习惯,尤其是在看见过他动手之后,我就发现,他要是真的要动手,那么走路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如果不动手的话,走路就像是穿着拖鞋。

  “要帮忙吗?”

  我看着他往下走,问道。

  “不用。”

  他冷冷地回了一句,接着人已经消失在了走廊中。

  “哈哈,这个男人死定了,还有你也跟着他一起死!告诉你,惹了我们唐门暗杀堂,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他话音刚落,下面传来了一声惨叫,男子一愣,随后笑的更欢了,呼喊道:“看到了吗?这么快就死了,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一样只是装腔作势,死了也是活该!”

  我看着地上的男子,收了魔火之后这家伙的半边身子基本上已经被烧焦了,我蹲下来问道:“你知道刚刚走下去的那个人是谁吗?”

  男子一怔,还没答话,段叔已经冷漠地走了回来,手上很干净,身上衣服也很干净,唯一能够看出他经过了搏斗的地方,是他脸上有很少的血迹。

  “怎么回事?你怎么上来了?不是已经被杀了吗?”

  我面前的男子大声喊道,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大分支的地点我已经知道了,这家伙留着吧,让他通知整个唐门,最好多来点人,让我杀个痛快,刚刚那些人还没动手就只会脚,和猪一样没用。”

  段叔冷漠地说道,随后走了出去。

  我点点头,回头看着眼前算是九死一生活下来的男子,笑着说:“你听说过唐段飞这个名字吗?”

  男子一愣,看着离开的段叔背影道:“他,他是那个传奇的杀手?”

  我没说话,站起身来走出了被烧焦的大树树洞……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