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零六章,身体大变化

第二百零六章,身体大变化

  梦境破碎,伴随着破碎的梦境,浑身染血的颛臾也跟着消失不见。

  花影斑驳,他慢慢睁开眼睛。轻轻地从床上走了下来,走出房间,消失于黑暗中,行走于辽阔的旷野上,平邑县外。一个黑影正站在空无一人之处,似乎是在等待少典的到来。

  “人皇陛下,许久不见了。”

  带着奇怪的笑容,男子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脸上露出阴冷的表情。正是蛮族的疯癫先祖。

  “你是谁?”

  少典看着他问道。

  “当然,神话时代您并不会注意我这样的小角色,而万林的记忆看来也有部分没有和您对接。我是蛮族的先祖,今日感觉到了一股强悍的血脉之力。所以出来看看,没想到见到了传说中的人皇陛下。真是我的荣幸……”

  他低声说道,身子微微躬了起来。

  “哦。”

  少典轻轻地说了一句,直接无视了蛮族先祖,向着县城外挖出来的大洞走去。只是刚走了两步,蛮族先祖却挡住了他的去路。

  “人皇陛下请留步,我的话还没说完。”

  蛮族先祖挡住了少典的去路,少典微微皱了皱眉头,天空中一道流火轰然间落下哎,直冲蛮族先祖所站的地方落了下去,蛮族先祖急忙后撤,流火落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他脸色微变。看似疯癫,但是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丝清明和震惊。

  “陛下好大的脾气啊……”

  他保持着笑容说道。

  “滚远一点。”

  少典说完继续往前走,蛮族先祖这一次没有继续阻拦,而是直接出手。双臂上冒出红色的气体,狂奔着冲到了少典的身后,一拳打在了少典身后的淡黄色光芒上,虽然被挡了回来,可是敢对少典动手,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气。

  被淡黄色光芒挡回来后,蛮族先祖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双爪齐出,正想发动第二轮攻势,却见少典微微皱眉,回头冷哼一声,气劲恐怖,刹那间将蛮族先祖震飞,随后冷冷说道:“黑甲王军现身,给我杀了他!”

  语毕,天空中风云大变,一个个黑色的身影从空中坠落,挡在了蛮族先祖左右,黑色长剑劈下,蛮族先祖纵身一跃准备跳出包围圈,可身子刚一动,数名黑甲王军已经跟随其一起冲了过去,黑色长剑猛刺过去,紧要关头,蛮族先祖强化身体,以双掌硬接下了黑甲王军的这一剑,同时飞起一脚,想将身后的黑甲王军踢碎,可就在此时,天空中六道惊雷轰然坠地,平邑县外整个地面剧烈摇晃震动,就好像发生了地震一般,县城内立刻有了反应,不少人家都打开了电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惊雷将蛮族先祖击飞,全身一片焦黑,他抖了抖身子,被烧焦的肉块已经破碎的皮肤和骨头不断地从身上往下落,看起来令人恶心。

  “呼,真是厉害,你才出了一成力吧,神话时代的强者真是让人心惊。”

  他没有死,甚至在受了这么重的伤后居然还能面露笑容,他将断裂的胳膊拆了下来,扔在地上,还用脚狠狠地踢了踢。

  少典冰冷地说道:“再放肆,就要了你的命。”

  说完他大踏步地往前走,这一回看着依然在四周警戒的黑甲王军,蛮族先祖没有冲上去,吐出一口鲜血,苍白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一步步退入了黑暗中。

  少典缓步走到大洞边缘,此时身体内灵力开始变的不稳定,四周的地面会随着他身体内强大灵力的震动而不断地出现碎痕和摇晃。

  “时间不多了,融合并不成功,不过也好,现在还不是最终融合的时候……”

  一边自语一边低头看着山洞内,扬起右手,手心里黑光激烈震动,紧接着幻化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长矛对准了山洞内猛地掷出,巨石应声破碎,大块的石头往外飞溅,整个山洞被彻底贯穿,打通了入口。

  灵力更加不稳定,两个强行被融合在一起的人性开始出现排斥状态,缓缓仰起头望着苍茫的夜空,少典轻叹一声:“天没变,地也没变,我终究还是会回来的,那一天不远了……”

  善恶两面人性彻底分开,我脑子一晕,整个人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县城里的卫生院,酒精的味道微微有一些刺鼻,我坐起身来,感觉身体特别疲惫,就好像是那种连续熬夜好几天的感觉。

  拍了拍额头,让自己清醒一些,听见了声音,护士走了进来,看见我后说道:“你没什么事儿就是用力过度,体虚造成的昏迷,记得多休息。”

  我的记忆停留在被颛臾抓住的一刻,然后就是灵魂被撕裂的痛苦,可之后的记忆就几乎彻底丧失,到底发生了什么?

  猫仔和蝴蝶从外面走了进来,见我醒了之后先是关心一番,随后说道:“作业平邑县好像发生了突发性的地壳变动,也就是突然来了地震,不过对我们倒是好事儿,通道内堵着的大石头被碾碎了,整个山洞通道被打通,你好好休息,我们随时都能出发进入山洞。”

  我点了点头,等蝴蝶出去之后,猫仔凑过来问道:“你没事儿吧?感觉你脸色好差,到底怎么会出现在山洞边上?我们是在山洞旁边发现你的,当时你就躺在山洞边缘,气息很微弱,好像经历过战斗似的。对了,还有一件怪事儿,你的头发一夜间变长了……”

  我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的确,一抓居然抓到了一把长发,顿时一愣,奇怪地说道:“这怎么回事儿?我头发怎么这么长了?”

  猫仔耸了耸肩,显然是不知道原因。

  我从病床上爬起来,问值班护士要了一把剪刀,这一头长发实在是不方便,握着剪刀进了卫生间,将头发握在手中,对着镜子正要剪下去的时候,却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这一眼让我有一种看见了陌生人的感觉。

  就好像镜子里站着的是另外一个人,我心中大惊,可仔细看了看,发现脸还是我的脸,五官还是我的五官,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面色微微发白,却不是那种因为生了重病而显得脸色苍白虚弱的感觉,是一种变的透明的感觉,对照着镜子,仔细地看甚至还能看见清晰的血管,我拍了拍脸,接着看向了我的眼睛。

  我自己的眼睛我最清楚,每个人照镜子率先看见的都是自己的眼睛,你是最熟悉不过的面部器官,可此时我看见的自己的眼睛,却又一次变了样。

  乍一看,依然是黑眼珠白眼球,标准的黄种人的眼睛,可我凑近了一望,顿时心里像是跳慢了半拍似的,左边的眼睛里眼珠特别黑,这种黑并不是原来黑眼珠的程度,就仿佛是有人在我的眼珠中间倒上了墨汁,一片幽暗。而我看向另一只眼珠,却完全不一样,透出蓝色,还是那种冰蓝色的感觉。

  但都不明显,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我开始检查身体的其他部位,没什么差别,只是脸部似乎有了变化,我用剪刀剪短了头发,更加让我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是黑色的长发,我剪断后这些头发轻轻落地,居然在落地之后快速变白,我开始还没注意,可低头这么一瞧,手都微微抖了一下,一地的银丝,如同老年人的头发一般失去了光泽和生命力,可我头上的黑发却富含光泽。

  一系列的不可思议的变化,似乎都在暗示我,我的身体正在发生改变……